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0-04-01 刊號:1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兩岸大學生擦出什麼火花

人際互動、政治觀念、國際視野 都大不相同
王丹


文儘管社會上還存在種種爭議,但是開放大陸生來台,恐怕已經成為馬英九政府勢在必行的政策。最快的話,我們在今年就可以看到具體措施的落實。面對即將出現的新的挑戰和衝擊,臺灣的大學生要如何因應呢?我想這首先要從兩岸大學生的對比說起。


去年我有幸在政治大學客座教書一個學期,與臺灣同學有直接的師生關係;而我本人出身自大陸,在美國留學期間也與很多大陸同學有過接觸,因此有一些感想,可以拋磚引玉。


有錢大陸學生不見得用功


首先,大陸同學成長的社會環境與臺灣同學大不相同。在大陸,考上大學,或者畢業後有一個好工作,對很多農村或者偏遠地區的學生來說,是他們能夠幫助自己家庭擺脫貧困的唯一道路,對他們來說,功課好壞涉及改變命運。他們的成功不僅是一個人的榮耀,更是整個家庭甚至當地村莊的榮耀。而在一個相對更為富裕的臺灣社會,學生上學念書的這種社會功能遠遠不如在大陸那麼凸顯。於是,就產生了經常被臺灣的師長拿來批評臺灣同學的「不如大陸學生用功」的現象。我必須承認,這種現象確實存在。


但是,我們必須看到導致這種現象的社會背景。因為,一旦這樣的背景有所改變,這樣的差距也會逐漸縮小。事實上,現在在臺灣念書的大陸學生多為學校選拔排遣的所謂「公派交換生」,一般而言,他們都是品學兼優的學生或者學生幹部,否則不會受到學校的重視。然而,一旦開放大陸學生來台,公派變為私辦,會有更多因為經濟實力優厚,不在乎臺灣的學費高於大陸的學生來台念書,他們因為家境優渥,其用功的程度是否還能起到激勵臺灣學生提高競爭力的作用,就很值得存疑了。


民主讓臺灣學生思想更成熟


其次,教育的目的不僅僅是教給學生就業的知識,更重要的目標還是引導學生成為一個人格完善的公民。這裡就包括自由思想的引介,社會責任的培養甚至是人權觀念的建立等等。而這樣的教育內容,離不開社會制度作為支撐。


臺灣作為一個已經出現兩次政黨輪替的社會,其政治進步的成果也體現在教育中。而大陸,在民主化進程上的步伐,遠遠落後於臺灣。這是兩岸的大學生,在一些基本是否的觀念上存在較大的差異。我前不久收到一封臺灣學生的來信,其中提到的事情就是典型的例子。我冒昧引述其中的一段:


“這幾天和中國同學的談話,更讓我覺得能夠自由的各自表述,促進溝通瞭解,是多麼的重要與珍貴。這學期有十名中國傳媒大學的碩士生來本所,我很大膽的跟他推薦劉曉波的新書《大國沈淪》和餘傑的《從柏林圍牆到天安門》,然而,他只過了一周,就迫不及待還給我了,並說「那裡頭都是要顛覆政府的意識形態,不予置評」便匆匆離開,也說“不希望我們再多討論“。我忍不住說「我不覺得他們是要顛覆政府耶,裡頭也從沒說出這四個字,只是提出批評的意見,希望社會能夠更好而已」,他回「要顛覆政府的意圖不用說出口,看言論就知道了」。我不管他迫不及待地要離開我們的談話,追上去說「一個政府無法容忍批評的意見,有批評意見的就要被抓起來關,你覺得這樣對國家政府的進步是好的嗎?」然後他便離開我們的談話。”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