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雜誌 發行日期:2008/06 刊號:20080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國家評論”與威廉﹒勃克萊

當美國著名保守主義刊物《國家評論》於一九五五年創刊時,我對美國政治的興趣已極濃厚。五十年代,麥卡錫參議員在文化界影劇界調查共黨間諜、誣指清白人士的國會聽証會在無線電(那時電視機尚不普遍)上廣播,我幾乎每晚都聽。那時我所喜讀的兩本刊物《國家》與《新共和》都比較左傾,《國家評論》的面世給予我另一角度的認識。這三本雜志現在都還存在,《新共和》已在漸漸偏右,而《國家評論》則仍保持原來立場。五十多年來,創刊人威廉﹒F﹒勃克萊一直把舵(雖然他早已辭卻主編)。接班人都是他一手培養出來的門徒。

     

  《國家評論》言論對近數十年來的共和黨政治起了極大作用,特別是雷根總統的進入白宮可算是《國家評論》的功勞,它替“水門醜案”發生後氣餒的共和黨打了一支強心針。現在,經過布殊八年劣政,共和黨氣勢又進入低落時期,可不會再有威廉﹒勃克萊撐腰了。他於今年二月二十七日逝世,享年八十二歲。

  勃克萊不僅是保守主義理論大師,也是多產作家(也寫虛構小說)、雜文家、新聞工作者、專欄作者。當他的兒子在書房中發現他的遺體時,他正坐在書桌前,未能完成一篇即將交稿的專欄。在他一生中,曾出版過五十餘部著作。他也主持過一個叫“開火線”的電視討論節目。他會滑雪、駛帆船,常在家中宴客,客人之中,左右兩派都有,只要學識豐富,談話機智,都可做他家中常客。

  他的第一部著作是一九五一年的《在耶魯的神與人》(God and Man at Yale)。那時他剛自耶魯畢業,對耶魯大學的忽視宗教的自由主義氣氛非常不滿,主張那些不順從耶魯傳統價值的教授應被革除。這本書成了現代保守主義的先聲,一反第二次大戰結束後的進步思想潮流,頗引起某些青年的共鳴。靠他名氣,《國家評論》因而也能經濟獨立。這本刊物也吸引培養了不少思想保守、文筆優美的青年編輯與作家,有的在今日文壇與新聞界大名鼎鼎,最顯著的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大維﹒魯克斯(David Brooks)。正如勃克萊自己一樣,布魯克斯的精粹文筆、尖銳觀察與精確論理甚至也為自由主義者所拜服,我自己就必讀他每周兩次的專欄,看看今日保守主義者對一個問題的看法。

  勃克萊的最後兩部著作是二○○七年寫成的政治小說《鐵耙》(The Rake)與一部有關《國家評論》的歷史,書名《取消你自己那份他媽的訂閱單》(Cancel Your Own Goddam Subscription),書名就顯出他的俏皮譏刺。此二書定於今春出版,同時他臨死前正在籌寫一部他與雷根總統相處的回憶錄。另一部是已寫完的有關另一保守主義大師、參議員哥德沃特(Barry M. Goldwater)的回憶錄也已定在今春出版。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