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生活周刊 發行日期:2010/02/02 刊號:56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不是誰都能挖個酒窖的

尚進

 橫放、15攝氏度上下的恆溫和避免光線直射,這些最基本的居家藏酒條件,其實並不是誰都能夠營造。

  真正值得藏的酒,微乎其微,只有雨量最少的年份,才可能出產糖分最高的葡萄,厚實的葡萄皮意味著較高的單寧,才可能長期保存。在過去50年內全球的平均統計數字看來,每年全球可以被稱為年份酒的產量,只佔到整個葡萄酒產量的5%上下,而這5%並不意味著能夠真正長久保存。那些拍賣場上超過50年的“老藏品”,幾乎已經不再是用來喝的玩物,更接近一種概念性的時間歷史藏品。因為葡萄酒在裝入瓶後,並不是永恆的貯存了,如同釀酒過程中不斷發酵變化一樣,在瓶中的葡萄酒一樣也要經歷繼續演變的過程。上升期、適飲期、衰退期,在灌瓶之後,每瓶葡萄酒都要經歷這種生命週期式的變化,一般酒瓶上標識的10年保質期,更多是對這種生命週期的標識。即便是年份酒也沒法跳出這種規律,只不過借助單寧含量的優勢,年份酒的保存週期要更長久罷了。於是,對於葡萄酒消費而言,放置問題,成為單寧含量外,直接影響每一瓶葡萄酒生命的問題。

  “我最接受不了的就是一些餐廳將紅酒碼放成半透明牆壁,以此顯示自己的紅酒庫存。”通訊巨頭高通公司創始人艾文·雅各布在一次採訪後的茶歇時如此說,當時喝茶的餐廳擺出了整整一面牆的紅酒陣,之所以艾文·雅各布如此挑剔,很大原因在於他以酒徒自居。他家中常年庫存3000瓶以上的葡萄酒,據後來從高通總裁位子上跳槽到摩托羅拉做首席執行官的桑迪·賈的說法,老雅各布家的酒窖,可以媲美那些納帕私人小酒莊。更關鍵的是,沒有幾個人有資格去雅各布家品嚐庫存,酒窖中的藏酒更接近私人紀念品。實際上,家庭酒窖對於大多數好酒之徒早已經是一種奢侈,地下空間的佔據,對於現代城市社會早已經是瀕臨滅絕的生活方式。由此,好酒之徒最普遍的勸解是,買來的瓶裝葡萄酒,最好在兩年內喝掉,最遲別超過5年,老歐洲出產的葡萄酒更依賴所謂的上升期,剛出廠的葡萄酒還過於酸澀,需要窖藏幾年才能成熟,但納帕和南澳出產的紅酒很多不再需要這個上升期,幾乎可以在灌裝的當年就找到平衡的酒色,代價則是衰退期的略微提前。也正是這種釀製方法上的傳統色彩,讓老歐洲出產的葡萄酒比新世界的葡萄酒更容易陳年留存,至少在目前大多數拍賣行的拍品中佔據多數。那種真正意義上的年份窖藏投資品,對全球葡萄酒工業來說,在數量上幾乎可以忽略,對於大多數好酒之徒亦然——10年衰退期的紅線和百十平方米的高樓陋室,讓葡萄酒的私人保存更偏向口舌之欲的保存水準。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