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生活周刊 發行日期:2010/02/02 刊號:56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納帕谷:加州葡萄酒的頂峰

吳琪

 美國人的市場意識給聞香識酒的追隨者建立了一個又一個的時尚化概念。納帕谷看上去極為寧靜與田園化,而它身後翻騰了150多年的釀酒歷史,葡萄品種的改變,大小酒莊各易其主,社區居民抵抗城市化的運動,讓我發現表面的寧靜和規則,在這裡是數次博弈與權衡後達成的一致,隨著形勢的變遷不斷被推翻,又不斷重建。

  葡萄酒被幾千年的歐洲文化演繹成了一個個精緻婉約的細節,與現代美國粗放快餐式的特徵其實是不容的。而納帕人用自己的方式來演繹出加州的高端葡萄酒,幾乎毫無約束,他們告訴我:「歐洲的好酒是用來藏著的,而我們的好酒是用來馬上消費的,好酒就是給你喝的。」

  對外通道與地理小環境

  29號公路絕對容易成為外人認識納帕谷的一道屏障。

  初入納帕谷,你會覺得29號公路是此處通往外界的最佳橋樑,它是貫穿整個納帕谷唯一的一條大路。從舊金山往北進入到加利福尼亞州的北部,東部邊界雄偉的內華達山脈和西部海岸山嶺,孕育了中央谷地廣袤的腹地。納帕谷距離舊金山不過100公里,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便可到達。人們經常用「每到週末,29號公路上便擠滿了湧到納帕去品嚐美酒的豪華轎車」來形容納帕的魅力。當我開始進入這條狹長的蔓延48公里的溪谷時,突然感覺大自然彷彿在身後「彭」地關上了門,進入到一個與舊金山或伯克利迥異的世界。

  可惜冬季是納帕「最差的季節」,雨點時常光臨,霧氣遠遠近近地纏繞,有時到了下午也未完全散開,只有永遠清澈的空氣會隨時讓人為之一振。公路邊大片大片光禿禿深色的葡萄樹樹幹,半人高的模樣,有些還殘留著枯枝,有些剛被修剪過,極為整齊地依靠在一排排的木欄杆上。而一旦太陽出現,田野披上金衣,綠草和野花立即把人帶入春天。視野毫無遮攔,東西兩側的山脈好似觸手可及,納帕谷的寬度不過在1.6到4.8公里。

  現在納帕谷的葡萄酒產量僅佔整個加州葡萄酒產量的4%,產值卻佔據了1/3,是高檔葡萄酒的代名詞。納帕葡萄酒商協會聯絡主管特裡·霍爾告訴我,整個加州的釀酒葡萄平均價格是每噸2500美元,而納帕酒的均價是每噸4000美元,赤霞珠更是達到每噸4780美元。成立於1944年的納帕葡萄酒商協會已經成為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葡萄酒行業協會之一,連接起這裡的300多個酒莊。它從1981年開始組織的每年兩次納帕酒拍賣,已經無償給當地社區捐助了8.5億美元用來發展醫療、福利等。由於納帕是美國葡萄法定產區(AVA,即「American Viticultural Area」),產區內每英畝的葡萄產量不能超過4噸,特裡自豪地說:「附近中央谷地的產量能達到每英畝12~20噸,納帕的小氣候非常特殊,那裡的最高日溫差在6.6攝氏度,我們可以達到10攝氏度。我們有意控制產量,來保證質量。」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