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生活周刊 發行日期:2010/02/02 刊號:56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阿德萊德的陽光之下

陳賽

 「這裡的人非常可愛,歡樂、外向、機敏、親切。他們的城市依水而建,安全乾淨。他們的社會繁榮、秩序井然,人人平等。食物美味,啤酒冰冷,陽光燦爛。每一個街角都有咖啡店。默多克不在這裡了。再沒有比這裡更美好的生活。」

  ——比爾·布萊森《澳洲烤焦了》

  一個經常被提起的故事是,英國人萊恩·埃文斯在澳大利亞的一個鄉村小旅館裡,跟老闆要一杯白葡萄酒。

  老闆瞅了他半天,道:「怎麼恁的娘娘腔?」

  那是60年前,澳大利亞男人不喝葡萄酒,他們喝啤酒、威士忌,或者波特酒、雪梨酒(在葡萄酒中加烈酒)。至於葡萄酒,那是給女人喝的,或者假模假式的上流社會。

  今天,雖然比不上法國,但澳大利亞是全世界最愛葡萄酒的英語國家,人均每年消費26瓶葡萄酒。

  在牧羊、牧牛、種小麥之前,澳大利亞人已經在種葡萄了。在小鎮有乾淨的飲用水之前,人們已經在釀葡萄酒了。葡萄酒一直在澳大利亞人的血液裡,只是他們自己不知道而已。

  他們的第一棵葡萄籐是阿瑟·菲利普船長帶來的。這位船長從里約熱內盧和好望角剪了葡萄枝,保存在潮濕的沙子裡,當時他的行李裡還有各種農作物的種子,咖啡豆、香蕉、蘋果、草莓、橘子、檸檬、番石榴、梨、竹子、溫柏樹、橡膠樹……

  那是1788年,阿瑟船長的「第一艦隊」押解了滿滿一船的犯人。當時大英帝國的監獄裡人滿為患,女王決定將一些小賊、妓女、皮條客們流放到新發現的澳大利亞大陸。一個倒霉的傢伙就因為偷了12根黃瓜被流放到這裡。

  雖然是錯誤的葡萄和氣候,菲利普船長還是在距離悉尼20英里的Parramatta種下了3英畝的葡萄園。為此,英國政府特地釋放了兩個法國戰俘,千里迢迢趕來幫他。英國人以為法國人天生懂得種葡萄,沒想到,兩個法國佬關於葡萄酒的知識不比愛斯基摩人多多少。他們釀出來的葡萄酒酒精味極重,兩人沒事就自飲自樂,喝得越多,越是種不出好葡萄來。這樣折騰了12年後,這個葡萄園終於還是釀出了一點葡萄酒,雖然算不得好酒,至少是可以喝的。

  同時,就在Parramatta河的北岸,一個德國人種了1英畝的葡萄園。沒有人知道他的酒好不好,但他成了澳大利亞第一個葡萄栽培學家。故事的關鍵在於這是個德國人,多年以後,正是德國人將巴羅薩山谷變成了世界最著名的葡萄酒產地之一。

  現代澳大利亞的葡萄酒業是從那個差點被當做娘娘腔的埃文斯開始的。他是澳大利亞第一個葡萄酒專欄作家,編寫了第一本澳大利亞葡萄酒百科全書,是澳大利亞葡萄酒協會的早期創始人之一。這個五短身材、愛酒如命的英國人讓澳大利亞人開始懂得如何欣賞自己的葡萄酒,也讓外面的世界漸漸瞭解澳大利亞葡萄酒的好處。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