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生活周刊 發行日期:2010/02/02 刊號:56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讓最後的果實長得豐滿 把最後的甘甜釀入濃酒

苗煒

 2005年5月,在西西里的3天,我喝了至少300種葡萄酒。從羅馬轉機到巴勒莫,我和酒商老李在機場等人來接機。老李娶了個意大利媳婦,專門做意大利葡萄酒的進口生意,我們到這裡參加一個葡萄酒推廣會。來接機的是像模特兒一樣標誌的兩個小伙子,穿著合體的西裝,領帶比較誇張,能說,嘰裡呱啦說了一路。環島公路能讓你隨時看到大海,陽光耀眼,路邊滿是葡萄園。這樣開了一小時,就到了西西里小城馬莎拉。不去酒店放行李,就直接把我們扔到了展銷會現場,現場大概有100家攤位,每家都有若干種葡萄酒,小伙子熱情地說,嘗嘗吧。馬莎拉出產西西里島一種很特別的餐後酒,據說在古羅馬時代就有了,到18世紀60年代,馬莎拉甜酒已經遍及世界各地。意大利政府在1931年10月15日頒布了一條法令,對馬莎拉的產地做出了明確規定。這是意大利關於法定地區(DOC)葡萄酒的第一項完整的法規。我沒喝過馬莎拉甜酒,倒是嘗過意大利的葡萄燒酒,這一次,各種甜酒燒酒敞開來喝。每個攤位前都有一個大桶,讓你嘗了酒之後吐出來,即便這樣,100個攤位轉下來,也足夠把你喝得暈頭漲臉。酒商老李比較矜持,遇到可口的酒,就停下來和人談價格。我和老李抱怨,葡萄酒的價格實在太玄虛,他給出了一個最好的建議——到北京,找那些專門服務於洋人的超市,意大利酒75元的就不錯,從75元的酒喝起,慢慢嘗試100元以上的。我知道,在巴黎,超市裡的葡萄酒,2歐元的就挺好,20歐元以上的就算相當好了。老李的原則是,找便宜酒,從西西里島運到中國,擺到超市裡,價格還在100元上下。他勸我:「你別著急學這些葡萄酒的知識了,葡萄酒要在中國有更大的市場,絕不是每個人都自己去學著欣賞紅酒,比較好的路徑是培養侍酒師,然後到高檔一些的飯館裡為客人服務,中餐廳如果能有人在吃飯的時候點上幾瓶葡萄酒,那這個市場才會逐漸打開。」

  馬莎拉小鎮上的旅館,有厚厚的百葉窗,外邊永遠是刺眼的陽光,因為空氣清新,這裡的光線有更強的穿透力。頭一個晚上,我們被請到多納福加達酒莊大吃大喝了一回,酒莊老闆Giacomo Rallo是西西里葡萄酒協會的副主席,女主人Gabrialla現場演唱了一曲意大利歌劇。第二天晚上接著去酒莊——酒莊裡擺著大缸,缸裡面是通心粉、柑橘、橄欖,幾個壯碩的男子表演了一個舞蹈,是表現製造海鹽的勞動過程的。在看這個舞蹈的時候,我忽然明白——葡萄酒並不只是酒桌上的玄妙學問,它是農業生產,柑橘、葡萄上都凝結著辛勤的勞動,它還是一種紐帶,連接著我們對於土地的感情。

  在馬莎拉的展覽會結束後,我們在巴勒莫市逗留一日,寄宿在老李的朋友家裡。這家的兩口子,都是意大利《共和報》的記者,他們陪我們瀏覽市容,招待我們吃了一頓晚飯。晚飯從21點半開始,一直吃到凌晨兩點。還有一位中年女性作陪,5個人喝了5瓶葡萄酒,那真是一頓愉快的晚餐,飯館的老闆娘每拿上來一瓶酒,就嘰裡呱啦地介紹一番,老李給我翻譯——這是西西里哪個村子的酒,那是西西里哪個村子的酒。喝完葡萄酒,接著在飯館裡喝烈酒,回到家裡再嘗嘗茴香酒。第二天去機場的路上,我還覺得暈乎乎的,西西里島的陽光還是明晃晃的。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