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雜誌 發行日期:2008/06 刊號:20080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與死神親密接觸的九分鐘

  我從門口探出腦袋,有8名警察站在走廊盡頭,他們的來福槍都對著我,我趕緊又縮回腦袋。我們把手放在頭頂陸續走出教室,警察將我們帶到樓梯間。我向他們描述了我們所經歷的一切,告訴他們兇犯的外貌特徵以及我最後聽到槍聲的地點。我們來到出口,趙承熙已經將大門鎖上了。一名警察用手槍將鎖打開。接著,我拼命跑。是的,拼命跑。Katelyn和我跑到了離教學樓大約40碼的一輛警車裏。警官開車送我們到救護車裏。

  我在醫院呆了大約3小時。我突然有一種想要傾訴這一切的欲望。我在病床上接受了MSNBC的采訪,當晚,又接受了CBS的Katie Couric采訪。《晚間新聞》的Brian Williams對我進行了直播采訪。那以後,所有人都開始叫我“英雄”,然而,我並不希望被稱為“英雄”。

  人們常常說,應該從可怕的事情中尋找某些正面的、積極的東西。有人說,說當時如果不是我最先站起來堵住門,會有更多人喪身。而我當時只是想,做點什麽總比傻坐在那兒等待別人來幫助自己來得好。如果我只是坐在那兒裝死,我不知道自己今天是否還活著。我甚至記不起為什麽會站起身關門,但是我總相信上帝總會在某個時候幫助我們,仿佛是我注定要做這件事。然而,我卻懷著深深的內疚,我後悔自己為什麽不跟在趙承熙後面,與他進行一對一的抗衡。我或許會因此喪命,卻可以挽救很多人的性命。這就是我不願意別人叫我“英雄”的真正原因。

  何況,在那驚心動魄的時刻作出英雄之舉的人,遠遠不止我一個。年屆七旬的力學系客座教授、世界知名的以色列籍學者Livrescu在關鍵時刻挺身堵住了槍眼,為全班學生成功逃脫爭取了寶貴時間﹔美國腦癱活動力學研究的頂尖生物機械研究專家、46歲的Kevin Granata教授事發當時就在我們樓上,曾在軍隊服役過的他聽出了那巨響是槍聲後,毅然下樓正面與趙承熙交鋒。我離開時看到了他的屍體,就在走廊那兒。得知他的英雄事跡後,我知道他可能是故意引開正在朝我們教室瘋狂射擊的趙承熙,挽救我們的生命。

  所有這一切,曾經歷歷在目,揮之不去。然而,時至今日,這些記憶卻沒有那麽清晰了。記憶是把雙面刃。我不想忘記與同學間的點滴友誼,卻想徹底遺忘那血腥殘忍的場景。

  槍擊案發生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我仍然心有餘悸,還有杞人憂天似的擔心。有時候,耳畔響起一聲巨響,我就覺得自己會被重新帶回到那個慘不忍睹的畫面。我一遍又一遍嘗試著壓制自己對巨響產生的莫名不安感。直到現在,我仍然確認我所進入的每間教室的門都能上鎖。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