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雜誌 發行日期:2008/06 刊號:20080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與死神親密接觸的九分鐘

  我眼睜睜看著Jamie教授跌跌撞撞倒在血泊中。子彈射中了他的頭部。接著,趙承熙在教室裏來回走動,對著我們亂射。他擊中了右邊的Sean,擊中了Lauren。我看見子彈穿過Lauren的頭部和上半身,鮮血從她的體內流出,濺到我臉上、身上。沒有尖叫聲、哭泣聲,只有震耳欲聾的槍聲。整個過程中,趙承熙一句話也沒說。但是,他每開一槍,都會有意地停頓2到3秒。我以為他會說些什麽,或是抓某人當人質,或是想要搶奪某物,但是什麽都不是。自始至終,他都顯得異常冷靜和可怕,似乎想要殺死所有他能殺的人。

  最開始,我的第一想法就是,我們是在刑法司法課堂上,他不過是拿著假槍在示範。可當我看到那刺眼的鮮血,聽到持續不斷的槍響,我才回過神來,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真切切地發生著,經歷著。這是誰都無法改變的既成事實!

  我起身離開座位,想躲到桌子下面。這時,子彈擊中了我的二頭肌。我並沒有什麽感覺,似乎麻木了。我匍匐退到教室後面。

  我看見趙承熙的腿前後移動著,他把主要火力集中在離他最近的那些人身上。所有坐在教室第一排的人都是頭部中彈。他殘忍地接連開槍,以確保對方已經死亡。我想,如果他來到我這一排,我必死無疑。

  他大概在我們教室停留了40秒到1分鐘時間,開了15到25槍,就離開了。周圍的一切都寂靜極了,我幾乎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火藥味。這種氣味讓我記憶深刻,時隔很久,我還多次在夢中聞到。

  隔壁的教室傳來了槍聲。當時,我的腦海裏閃現出一個念頭:他還會回來,我必須阻止他傷害更多人!我不知道當時從哪兒來的一股勇氣,促使我起身跳到桌子上,踩著桌面走到教室前面。我把門關上,環視教室,看看還有多少人意識尚存。教室裏一共有16人,有3人已經恢復了意識,能夠站起來,2人被擊斃。

  我的夾克上染了很多血,我脫下夾克,綁在手臂上。接著,我撥打了911。Sean就在我前面,靠近門口。我盡量不朝他那邊看,可是,我站在那兒時,他從座位上倒了下來,頭部全是血。我仿佛又回到了10歲那年的情形。難道我要再次忍受親眼見到一條生命離我而去的悲慟?幸運的是,Sean還活著,他是個奇跡!

  我用盡全身力氣堵住教室門,心想千萬不能讓趙承熙再闖進來。約一分鐘以後,趙承熙又折回了我們教室,他試著推了下教室門,沒有推動。他用蠻力將門推開了5至6英寸,我們試著又推了回去。見門推不開,他便開始朝著大門開火。時隔兩天後,我才發現我的夾克右側破了一個洞。

接著,趙承熙又去了我們對面教室進行瘋狂掃蕩,耳畔傳來了接連不斷的槍聲,大約有30甚至40多次。接著,他又回來推我們教室的門,還是沒有推開,於是又朝著門開了兩槍,所幸沒有傷到任何人。接著,我們又聽到更多槍響,然後就悄無聲息了。沈寂了30秒後,我聽到了大廳裏警察的喊聲。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