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0-03 刊號:1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法國禁伊斯蘭罩袍惹爭議

事關人權、宗教與文化差異 反映歐洲對移民恐懼不安
文 James Dickson 譯 張淑惠

2010年1月26日,法國國會的委員會通過一項建議案,禁止女性穆斯林(回教徒)在公共場合穿著伊斯蘭罩袍(burqa,一種將身體與臉全部遮蓋起來的罩紗)。這項禁令是在瑞士去年11月投票禁止境內的清真寺建造宣禮塔(清真寺兩旁的尖塔)之後緊隨而至。由於歐洲國家對移民、安全與經濟問題日漸感到不安,上述的發展使得穆斯林自覺不公平地成為民粹主義宣洩恐懼的標靶。

嚴守政教分離傳統 宗教象徵穿著敏感

這個委員會提出的報告對於法國國會只有建議權,報告中建議要立法禁止在所有公共建築和大眾運輸工具中穿伊斯蘭罩袍。根據法國共產黨的國會議員,同時也是委員會中多數派的代表安德烈.傑林的說法:「目前的情況令人擔憂且駭然。眼見街上鬼魂般的身影和行走的囚犯,確實在大眾之中製造了不安的氣氛。」對他而言,整件事所關乎的是「拯救法國的世俗傳統」──這個傳統看來正遭受激進伊斯蘭教的威脅。

法國嚴格的政教分離傳統歷時久遠,可回溯到1789年的大革命,近期則有1905年立法將國家與教會截然分離。對法國人的心靈來說,國家的世俗本質是如此緊密地與民主觀念相連結,以致於如果一個民主國家的政教關係處於比較曖昧的狀態,多少都會對之抱以不信任的眼光。因此,法國早已有嚴格的法令禁止公務員,包括教師在內,展示宗教象徵或符號,並且限制學生在教室裡的穿著;不准戴基督教的十字架、猶太教的小圓帽、和穆斯林的頭巾,當然也不准穿伊斯蘭罩袍。

不過,國家以法律禁止伊斯蘭罩袍是否明智,已引起關注,絕非因為這個法律只影響極少數人。根據法國內政部估計,在總數達600萬人口的法國穆斯林之中,只有少於2,000位的女性被認為會在公共場合穿伊斯蘭罩袍(有些評估數據甚至只有數百人)。根據社會黨人士克勞德.巴特龍的意見,以國家法律的層級來處理這麼小規模的議題就如同「用一支大鐵鎚來壓死一隻小蒼蠅」。然而對其他人而言,更值得憂慮的是:這項爭議出現在另一個討論法國國家認同議題的更大脈絡中。

扯上國家認同 轉移經濟問題焦點

去年的10月,法國移民部部長艾力克.貝松發動了一場全國性的爭論,論題是「在21世紀作為一個法國人的意義是什麼」。「我們需要再度肯定國家認同和以身為法國人為榮的價值,」他這麼解釋。然而,就在掀起這場爭論的差不多同一時刻,伊斯蘭罩袍在法國的爭議也正展開,兩個議題在媒體和公共討論中被連結在一起。在國家認同的爭論中,貝松本人被問及有關伊斯蘭罩袍之事,他說:「穿罩袍令人無法接受,它和我們的國家認同相對立。」

認同政治和伊斯蘭教及其罩袍,它們之間緊密的議題關聯已使得許多法國人,包括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感到不安與憂心。國家認同的爭論已經被批評為試圖轉移國家所面臨的許多問題,包括低經濟成長、高失業率(特別是已成年的年輕人失業問題),以及對未來幾年國家之社會經濟保障的普遍關心。據報導,許多法國的穆斯林認為,關於國家認同的爭議以及衍生而出的「真法國人」、「非法國人」之辯,只是排擠他們這個族群的工具,也許還擴及所有的移民。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