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0-03 刊號:1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法國禁伊斯蘭罩袍惹爭議

事關人權、宗教與文化差異 反映歐洲對移民恐懼不安
文 James Dickson 譯 張淑惠

對於一個曾經擁護自由平等理念,宣揚不分種族宗教任何人都能成為公民的國家,被指控歧視移民所出身的種族和文化,這是一項重大的打擊。

不過從另一方面看,可以說正是因為擔心世俗化與平等的價值受到攻擊,才在法國激起了持續進行中的這些爭議。激進的伊斯蘭信仰正在腐蝕諸如世俗化和平等、以至於國家認同的價值,這個觀念如同其他的理念,已經紮根於法國的政治課程。安德烈.傑林在國會委員會的爭論期間發言指出,法國的穆斯林婦女所受到的明顯壓制,也就是缺乏平等的待遇和機會,導致她們淪為「被隔離的少數」。

想促進融合的作為 反而助長激進主義

然而,即使這些考量是合法的,把針對極少數穆斯林婦女的法律當作手段來處理關於融合的更大議題,這種作法已備受批評。著名的瑞士知識份子及牛津大學伊斯蘭研究學者塔立克.拉瑪丹教授,在出席國會委員會時抨擊了委員會的整套方案。根據拉瑪丹教授的論點,禁止在公共場所穿伊斯蘭罩袍不但很可能成效不彰,而且還有產生負面後果之虞。這項法律無助於穆斯林融入更廣大的法國社會,反而助長了被污名化的不平之氣,因而促使法國的一些穆斯林團體變得更加激進。

儘管爭議不歇,很清楚的是,穆斯林在歐洲社會的整體地位已經成為廣受討論的議題,發生在法國的爭議只是展現出來之一例。瑞士投票禁止清真寺建造新的宣禮塔是另外一個例子。在瑞士的公投中,支持禁令者使用身穿伊斯蘭罩袍的女人和彷彿飛彈般的宣禮塔等充滿威脅意象的圖片,藉此強烈暗示建造宣禮塔將會使人們處於危境(事實上,全瑞士只有六座尖塔,以及兩座在公投之前就計畫要建的宣禮塔)。這些圖像似乎傳達了一個國家面臨陌生異己的「他者」時所感受到的威脅,歐洲許多的右翼政黨都在開發和利用這樣的訊息。

在經濟變化、一切都不確定的時代,經常會誘使人們去尋求看起來穩固不變的事物,例如國家認同感,並且質疑任何可能會破壞這項穩固的其他事物。這似乎已經真實發生在歐洲的許多人身上,但是也同樣發生在歐洲的部分穆斯林身上。很顯然,歐洲國家,特別是法國,需要彌合不同族群之間的離異,儘管伊斯蘭罩袍的禁令是要打擊極端主義並促進融合,然而是否能達成目的還是未知數。

(本文作者曾任法國駐迦納大使館新聞官,目前就讀於維也納外交學院。)

* 精彩全文詳見《全球中央》雜誌 http://newsworld.cna.com.tw/
* 本文由《全球中央》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