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0/02/01 刊號:01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法文思考中文寫作 桑唐不頭痛

「每個聲音都有它存在的價值」 多元文化最可貴
劉麗榮

第一次在書店翻閱《我,洪麗芬》這本書時,書的作者和主題讓我留下獨特的印象,當時沒來得及搞清楚它要表達什麼;後來有機會訪問服裝設計師洪麗芬,才又遇上這本書,並讀完它。

這是法國人桑唐用中文為台灣年輕人寫的一本書,藉著書寫洪麗芬,作者更寄予對台灣,對年輕人,對生命一份真誠的剖白。書中的每個主題,作者皆呈現洪麗芬與自己的觀點,讓讀者從主觀與客觀的角度了解洪麗芬。桑唐樸實的文字裡,有雋永的筆觸,描繪出台灣與法國文化各自精彩,又時而交錯或交融的影子,這種閱讀經驗帶來寬闊的視野,也讓我的好奇心躍至作者──桑唐身上,進而想採訪她。

桑唐本名桑希薇(Sylvie Allassonnière),她在《我,洪麗芬》書中的自我介紹:「桑是我在法國的姓,唐是我在台灣的姓,桑唐是我生命歷程中的『雙我』」。桑唐說,「桑」令人聯想到桑樹,樹屬於大自然,符合桑唐喜歡接近大自然的特質;「唐」則是她先生(台灣人)的姓,桑唐認為,自己的浪漫遇上先生的理性,剛好達成一種平衡。

中文牽起桑唐的台灣情

在法國學中文而想來台灣看看的桑唐,一待就是20幾年,她在台灣遇上了一生的伴侶,還用中文寫了一本給年輕人的書。以下問答是桑唐以中文回覆《全球中央》的提問。

問:您何時來到台灣的?為何選擇留在台灣?

答:我在1981年來到台灣,因為我在法國南部學中文時,大部分的中文老師來自台灣,我想多了解一些台灣的情形。當時來台灣,我持的是觀光簽證,後來很偶然地參加華視的「伙伴!來學法文」教學小組,開始在台灣工作,之後遇到我的先生嫁給他,就定居在台灣了。

問:可否敘述你與你先生的個性、相識過程?不同文化背景的兩個人生活在一起,碰過最大的難題是什麼?

答:我的個性比較浪漫,喜歡多元化和創意,浪漫的定義是有想像力、戲劇性及感情豐富。我先生的個性比較合理,喜歡安靜、思考及運動。我們都喜歡幫助別人,可是幫助的方式不一樣,我喜歡直接參與社會活動,我先生則偏向提供別人需要的建議。我認識我先生是在台電教法文的時候,我和他相處最大的難題是做事的方法和節奏不同,還有溝通的習慣也不同,後來,我們慢慢調整自己,互相配合。

問:什麼原因讓你想寫《我,洪麗芬》這本書?

答:我是為台灣的年輕人寫這本書,因為他們是台灣未來的希望,我要讓他們從洪麗芬的發展,來學習如何實現自己的夢想。用洪麗芬當主角,因為她正代表從台灣走向世界的一個多元化發展過程,這個過程是透過奮鬥和獨立的精神才能做到。(編按:洪麗芬是享譽國際的知名設計師,作品曾獲法國巴黎服裝博物館永久收藏。)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