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雜誌 發行日期:2008/07/08 刊號:20080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地鐵風景線

紐約搭乘地鐵實在是一種享受。閱覽人間百態之餘,常常有深深的感觸和難忘的記憶。

  清晨的景色

  晨曦尚未褪去,在薄霧中,地鐵站已經展開衝刺。人擠人,不稀奇。人撞人,來不及說抱歉,己被衝散了,人海茫茫,何處去撈針。

  擠啊擠,進得了車廂,先下臀為強,搶了個座位,是萬幸。一般幸運者是,在車籠內有了立錐之地一路站到底。有人站著看書、看報,有人站著睡覺。男人補眠,女人補妝。

  談到補妝,你不得不佩服女性的用心、細心和耐心。素著一張臉進車裡,坐定之後,從手提袋裡取出粉底面霜、點上粉膏、刷上雙頰一抹紅韻,下一步即是找尋眉峰,描繪雙眉,輕掃蛾眉已然過時,粘貼睫毛才是展示靈魂之窗的重點。搖蕩的車廂裡,要對準眼瞼一貼成功,自是非要有一番定力不可,更何況左右雙眼,各有上下眼瞼,位置要勻稱,力道要適中,其後還得畫眼線,緊接著是挾睫毛,使其曲捲有度。工程尚未完了,還有睫毛膏,增添嫵媚。手續大致底定,眨一眨雙眼,自我審視再三。要不要再添紅,需不需要補敷蜜粉,最後才是描唇邊、繪滿朱唇、為櫻桃小口錦上添花,塗上亮光油。大功告成,攬鏡自照,滿意。抿一抿嘴,挺挺胸,如同開屏的孔雀,左顧右盼,為的是展示他的斑斕艷麗的彩妝。

  了得的功夫,換來了自得、自信和自我滿意。不單是女為悅己者容,也不單是女為己悅者容,時代的女性是女為“己悅”和“悅己”而容。

  大體而言,晨間的車廂是安靜的,因為大部份的乘客是準備進工作場所就位。偶而有人大聲現場傳播福音,從約翰福音的上帝愛人,談到“你們奉我的名無論求什麼,我必成就。你們心裡不要憂……”此時此刻,衝鋒摩拳的,希望快到達目的地。打拼職場的,一心一意只求溫飽,至於其他的,一時無法裝進腦袋。

  離峰時刻的風光

  越過尖峰時刻,車廂內會冒出很多空位,人與人之間,得以保持了適當的距離,視野開闊了,心遠地自寬,沒有晨間的緊密,便可好整以暇的瀏覽四周景觀。

  有人假寐,有人打坐,有人玩填字遊戲,更有人玩九宮數獨。百般無聊的人開始以手機傳送簡訊或聊天。手機的發明真是人間一大進步,但也使沈默的人學會了喋喋不休,口沫橫飛。更使想要打個盹兒的,耳根不得清靜,一路飽嘗疲勞轟炸。六年前,初到美國,地鐵內的年輕人,腰間掛的是卡式錄音帶方盒。不久之後,書包、手提袋內藏的是圓盤西迪,再來是艾博,真是日新月異,一日千里,速度比飛快的列車還要猛。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正逢學期末,學校放假之前的下午,廂內人稀,突然湧進二十來個中學生,女生吱吱吱吱如黃昏樹林間的鳥群,男生吼吼嚷嚷,如動物園的怒獸,突然衝出獸檻,一派獲得解放後的狂顛。乘客開始皺起眉頭。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