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雜誌 發行日期:2008/07/08 刊號:20080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北大清華名人軼事系列( 三 )

清華大學夫妻檔之一:張維/陸士嘉

  北大和清華這兩所名校在中國的高等教育事業中,一直起著帶頭羊的作用。因為那裡有著中國人文學科和自然科學方面太多的重量級人物,數不勝數。所以我這裡只想選他們中的夫妻檔作為話題。這些名人不分校際,但都是北大清華(聲明一下,這其中也應包括燕京大學的名人。因為在1952年院系調整時取消了燕京大學,把教師和學生分別納入北大和清華的相應系科)的教授。

  當年清華園裡又一對才子佳人

  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清華園裡已有梁思成、林徽因;周培源、王蒂征;陳夢家、趙蘿蕤和錢鍾書、楊絳等數對為大家公認的才子佳人了。對以上數位名人以後再詳敘。這篇短文先談談清華的另一對才貌雙全的學者夫妻,張維和陸士嘉。

  張維曾任清華大學教務長,副校長,是我國著名力學家,兩院院士。陸士嘉曾任清華航空系教授,著名流體力學家。他們伉儷三十年代在北平結識訂下終身,二次大戰中,在法西斯最猖獗的年代於德國正式結為夫妻。二人相濡以沫,完成學業,歷盡艱辛,輾轉回國。

  1947年秋季開學後的一天,我在清華科學館前見到一男一女,男的身穿灰色半舊的西服,女的個子高挑,一襲淡藍色竹布旗袍,足蹬黑色半高跟鞋,腋下夾一灰色錢袋,齊耳短髮上一頂淺灰色遮陽草帽,戴一副黑邊眼鏡。我覺得這正是典型的中國女科學家的風範。不遠處,我遇到了音樂室的張肖虎教授,他告訴我他們的身份。我甚為驚訝,原來這麼一位佳人竟是一位航空系的空氣動力學專家。在清華,女文學家,女自然科學家不少,但做為工學院的教授實屬毛麟角。

  陸士嘉1911年3月18日生於巡撫之家。她是在父親由杭州趕往山西赴任時,半道生在蘇州的。父親到任不久便過世了。母親帶著一雙兒女來到順天府(現今的北京)依舅舅——著名中醫施今墨。陸士嘉小學讀師大附小,中學讀當時北京最好的師大附中。中學畢業後考上北京師範大學物理系。據說是系裡唯一的女生而且以全校第一名的傲人成績獲得學士學位。

  在讀大學時,曾有男孩子追求陸士嘉但都以失敗告終。倒是張維憑著姊姊是陸士嘉母親乾女兒,更因自己比陸士嘉小兩歲,管她叫三姐的便利,常到陸家和三姐討論功課,下下棋甚麼的。張維人很聰明,高一剛讀完,就以同等學歷的資格考上天津北洋大學。後因北洋修繕校舍而轉學到唐山交通大學。有一年中秋節過後,唐山交大破天荒地放了三天假。張維的第六感告訴他,得抓緊時間回北平和陸士嘉更上一層樓了,不然會後悔一輩子的。他於是買了張火車票就跑回北平了。回家和母親照了個面,說去街上買月餅,就一溜煙來到師大女生宿舍。陸士嘉見到他自然很高興,正想找個人聊聊心事呢。但她故做驚奇道:「怎麼?這次探討物理呀還是研究數學?」張維把手裡的月餅往桌上一放:「研究研究月餅的餡是怎麼進去的。」兩人面對面坐下,陸士嘉便訴苦道:「說真話,我簡直都沒心思過中秋節了。」於是對他講起清華大學化學系一位叫賓果的對她死追不放,甚至揚言她不答應,他就去死。還說有幾位老大不小的教授也參加到追她的行列裡來了,鬧得她恨不得見男的就躲。張維聽得哈哈大笑。陸士嘉瞪了他一眼:「還笑,你倒幫我想個法子呀。」「我自有錦囊妙計。」「我都快考不及格了,你就快說吧,別賣關子了。」「我娶了你不就結了。」陸士嘉一聽這話,騰地一下臉就紅了,不敢再看他。只好扭過頭去看窗外,假裝嗔道:「瞎說甚麼呀你!」張維看著她紅紅的臉,有好幾秒鐘發癡了,於是說天也不早了,該回家和媽媽一起吃月餅了。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