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雜誌 發行日期:2008/07/08 刊號:20080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逃生的可能

突如其來的地震,我們無法避免;但我們卻可以運用一些防護常識將災害減到最低,起碼不至於在災害來臨時束手無策。

  汶川地震後,我打電話給在成都的高中時好友,壓驚之餘,還問:地震當時,你在哪兒?在幹什麼?她說:在上班銀行的高樓上,就釘坐在辦公室的座椅上一動不動,雙手緊抓扶手,心裡急求老天,別搖了,別搖了,再搖樓就要垮了!又問:沒想著跑出樓去?或至少鑽到桌子下?她竟笑答:沒有,腦子完全空白,不知怎麼辦,也沒有人告訴我怎麼辦。她還說,地震時有幾個同事在八樓趁午休打牌,其中一人反應過度,以跳窗作為逃生手段,結果成為全公司那天唯一的犧牲者。

  我用同樣的話題「考問」小學二年級的兒子:地震來了,你會怎麼辦?兒子一秒鐘都沒猶豫地說:趕快鑽桌子底下呀!

  不是八歲的兒子比我好友聰明多少,兒子的「機靈」完全歸功於學校平時的「災難教育」。進行火災或地震演習是學校提供給孩子們的課程之一,請消防人員到學校現身說法也是孩子們的必修課。美國的孩子們從小就被「強行灌輸」在火災、地震或暴力事件爆發時應該如何有效地應對並保護自己的知識。「Stop, Drop, Roll」(停住,倒下,翻滾) 是學校每個孩子在面臨烈火襲身時立馬想起的自我保護手段。

  誰都不喜歡災難,更不願意成為犧牲品。面對天災,如地震或火山爆發等,「人定勝天」的老毛語錄一般不管用,有效的還是「杞人憂天」的古人法則。如果說,很多天災人禍是我們不能「神機妙算」的,但事發後的應對卻能考查一個人平常是否訓練有素。

  2001年2月28日,我所居住的翡翠城也鬧了一場級別為6.8的地震,所幸震源較深,除把一些房屋震出裂縫外,竟無一人傷亡,堪稱奇跡。當感覺到搖晃,並伴有「簌簌」漏沙般的聲音時,我立馬鑽到辦公桌下,還同時用眼睛瞄了一下那個裝著「救生」食物和急救包的抽屜離我有多遠。要知道,我這麼做,並不表明我有多麼鎮靜,只表明我已具備了「條件反射」的本能,而這種本能的培養,完全歸功於工作場所那近乎強制性的隔三差五的地震或火災演習 (Drill)。

  在美國,那些在市中心高樓裡上班的人都有體會,當你被告知某月某日某時要進行一次火警演習時,一旦那個時刻來臨,樓道裡的警報器會驟然響起,而你要做的便是衝出房間,關上房門,找到離你最近的樓梯口,然後就是依序而下。電梯是絕對不能用的,你必須知道那層樓有幾個樓梯口,而你最好能選擇一個離你不遠且人不是太多的出口,在最短的時間內撤出。

  如果是地震演習,警報拉響後,你需作的就是立馬找到一個能藏身的堅固桌子,躲將起來,而不是依循火警通道逃到樓外。真正地震時,那些逃的人往往比不逃的人死得更多,因為樓梯處的結構是高樓裡最薄弱的地方,這次汶川地震中許多學校的孩子死在擁擠的樓梯上就是一個例證。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