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 發行日期:2010/01/18 刊號:31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微,是個體被看見

 時代依然是大時代,烈火烹油,鐵馬冰河,轟轟烈烈,瞬息萬變。不同的是,“微”的存在和傳播形態,為這個時代編織出新面貌,提供了新動力,並讓個體的面目日漸清晰可見。

  文/山雞哥

  微,不是新名詞,也不是新鮮事物。

  他們以微命名:微軟(其實是龐大且堅挺的公司)、微點(軟體)、微星(主機板)、微衛星計劃(台灣與俄羅斯合作)、微積分(描述物體運動的局部性質和整體性質,大多數人的屠龍術)、微生物(通常要用光學顯微鏡和電子顯微鏡才能看清楚的小型生物)、微創(手術)、微電腦(微型電子計算機)、微雕(借助放大鏡才能看清楚的微型雕刻)、微光源(LED)……

  人人都有微狀態:微觀(思維視野)、微笑(最受歡迎最易懂的國際化身體語言)、微醺(能剛好通過交警的酒精測試儀)、微懂(能上手,不專業)、微愛情(恰似李敖說的那種“不愛那麼多,只愛一點點”)……

  現在,微家族加入了新成員:微博(以Twitter為代表的簡單記錄和快速分享的網路平台)、微支付(交易量大額度小,如“千字2分錢”的文學網站商業模式)、微公益(如“多背一公斤”式的普通人微不足道的付出所達成的義舉)、微表情(因美劇Lie to me而流行的心理學研究對像和手法)……

  說現在是“微時代”言之過甚。時代依然是大時代,烈火烹油,鐵馬冰河,轟轟烈烈,瞬息萬變。不同的是,“微”的存在和傳播形態,為這個時代編織出新面貌,提供了新動力,並讓個體的面目日漸清晰可見。

  大時代的無數個“小”

  中國漸顯大國氣象,仍有弱勢群體境遇變差又難能發聲,如大學畢業的“蟻族”,如被清退的44.8萬代課教師。

  但個體的存在還是堅強地顯示出來。央視新聞評論員白巖松寫給《新週刊》2009年度大盤點的判斷是:“國”沒有覆蓋一切,“人”無處不在。他說:“『人』,總體在被放大,可在局部,依然微小,如草芥;為『人』的戰鬥,也才剛剛出發。”

  個體之間的相互扶持也顯示了出來。對有勇氣有擔當的傳媒和網民來說,死了唐福珍,像死了親嬸嬸;死了孫志剛,像死了親哥哥;審了鄧玉嬌,像審了親妹妹;誣陷孫中界,像誣陷了親弟弟;傷了拆遷戶,像傷了自己多年的老鄰居。近年來,中國民間的同理心和同情心讓人感動,更多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人因此才不陷入孤獨無助。有時,發聲就是援手。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