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 發行日期:2010/01/18 刊號:31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碎雜誌

 雜誌是如何在微博世界裡煙消雲散的?

  我們這些雜誌人,窮盡一生,不就是在找前一頁和後一頁之間的關係嗎?在微博上,雜誌試圖營造閱讀環境、閱讀節奏、閱讀視覺體驗等努力都被拋諸腦後。

  文/令狐磊

  本文旨在說明雜誌這個媒體類別如何介入網際網路當下最具人氣的群體——新浪微博(西方是Twitter),並試圖解釋“雜誌是如何在微博世界裡煙消雲散的”。如果你覺得雜誌依然是你生命中的重要一部分,請開始閱讀。如果你覺得雜誌在現代性體驗的今天什麼都不是,那我建議你放下手頭的雜誌,直接上網訪問新浪微博上的@新週刊,那裡是你的天堂。

  碎媒光榮

  《新週刊》挾其在新浪微博上“@新週刊”賬號連續數周實現轉帖排行榜第一位之勢,製作“微革命”封面專題,試圖全面報道微博文化。在雜誌與微博的結合領域,我想,在中國,再沒有別家比《新週刊》更適合微博的雜誌了。

  這本雜誌從一開始便是一本以最大聲嚷嚷的姿態惹人注目的刊物(此處變成轉發),試圖獲取更多人的話題(此處變成評論),從而得到暢銷脫銷的效果(此處變成大量粉絲增長),進而贏取廣告費(此處什麼都還變成)。

  從目前看來,微博無法帶來盈利模式,它的始祖Twitter早已深陷其中,Twitter用戶量曾以每月1000%的速度增長,但它很長時間內一分錢都沒入賬。但無論如何,雜誌忽然熱愛起這個平台。它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一樣。彷彿那些深藏在雜誌頁面內無人嚷嚷的資訊得到了一個揚聲器。

  於是,Twitter上早已是國際雜誌的工具和平台。在我寫這文章的一剎那,《名利場》雜誌(@vanityfairmag)有48014個跟隨者(每小時大約有30個新跟隨),發出了1830條訊息;法國版VOGUE,@VogueParisLive也有45130個跟隨者;WALLPAPER(@ wallpapermag)則有17028個跟隨者;號稱有專人負責更新的《經濟學人》更多一點,有97137個跟隨,它也發出了5074條資訊。它們的大多數功能都是在於添加指向官方網站的鏈結。

  然而,越是這樣的“即時需求”,累積下來成為閱讀慣性之後,一切堅固的東西都煙消雲散了。我們的情感不再是整體的,不再是左右頁相連,不再是由頁數高潮來控制,我們開始在施行“碎媒體”(Staccato Media)的原則。這個原則就是:不要超過140字。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