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 發行日期:2010/01/18 刊號:31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碎雜誌

  我同樣熱愛尋找那些已經不存於世的上世紀曾經出版的老雜誌。讓它們瞬間出現在亮眼時間極為短暫的微博世界,對我來說,它們如同天上繁星,我們感受到很有可能是它們那些爆炸消逝後的光。我曾發過一條微博,貼出一本叫《午夜》(Midnight)的老雜誌,它同樣伴隨著我的微博時間——午夜。

  黑洞穿行

  午夜,正是歐美資訊更新的高峰時刻。對於媒體從業者來說,這個時刻,有如守著紐約股市開盤的香港證券交易經紀人。但做一個與雜誌有關的東西,需要這樣的守候麼?

  有時是需要的,如Men's Health的2009年12月號重複使用標題設計的醜聞,因為及時跟進,西方博客們在週五開始發佈此新聞,而我轉發後,大多數的媒體朋友(包括中國的刊物合作者)能在週六清晨的時候讀到了這條大醜聞。

  正如Twitter聯合創始人傑克•杜爾西(Jack Dorsey)是在其15歲兼職急救工作的時候誕生創建這樣一個即時社交網路的想法一樣,我覺得如果不把我們的雜誌閱讀生活與網路上流傳的雜誌小道新聞糅合在一起的話,就是浪費了。於是,我開始在微博上徵集“亞馬遜團購”(結果人家庫存只剩下了2本),我在機場候機時用iPhone(手機上網)下載新發行的 Esquire APP(結果通知登機了),我發現《紐約客》的封面可以和我們每個人的出生時間聯繫起來(結果我得知了很多粉絲的真實年齡和生日訊息)……在更多的時候,我都在做一個事情,就是通過微博這樣的轉播到達率,讓更多的人體會“雜誌”的情趣。有句名言是這樣說的:“其他媒體告訴你們世界是怎樣的,雜誌媒體告訴你們他們的世界是怎樣的。”

  在某些知道分子的編織下,微博很像是一些知識黑洞,寥寥140字,似乎告訴了你什麼,但又語焉不詳,把人拖進去後,原作者便早已洋洋灑灑地又寫下了另外的140字——這些字和前一條,大多數情況下是毫無關係的。在雜誌這個媒體類別上,我們這些雜誌人,窮盡一生,不就是在找前一頁和後一頁之間的關係嗎?在微博上,雜誌試圖營造閱讀環境、閱讀節奏、閱讀視覺體驗等努力都被拋諸腦後。

  美國人使用Twitter喜歡提供大量的鏈結。每一個鏈結後面可能是新資訊,也可能是商業利益的促銷網頁。如果你並非快速的跳躍高手,認為在 Twitter上可以享受所謂資訊閱讀的快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伊朗人玩Twitter最愛的是直播街頭,中國雜誌人玩新浪微博最愛玩的是直播自己雜誌搞的活動,或者他在參與的頒獎活動、秀場。我覺得,將微博直播化,是閱讀上最大的災難。若非海明威這樣的短句高手,將“流動的盛宴”化為妙筆,不然對閱讀者來說都是霧裡看花。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