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 發行日期:2010/01/18 刊號:31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從內觀到分享和發現

 微革命

    Twitter等微博產品所帶來的,不僅僅是網際網路的新形態,也是媒體傳播的新格局。它們以外包式的新聞聚合每一個微小的個體,由「微訊息」和「微交流」共同推動「微革命」。

    文/胡泳

    2009年7月29日,微博的鼻祖Twitter把首頁的那句經典的「你在做什麼?」(What are you doing?)的問句換成了一個祈使句:「分享和發現世界各處正在發生的事。」(Share and discover what's happening right now, anywhere in the world。)看到這一點,我當即「推」道:「Twitter今日變臉,意義十分重大。未來頭號媒體格局初現。」

    瑣碎訊息的「內觀」

    曾經不被看好的Twitter,最常為人質疑的就是,「究竟有誰會在乎我一天24小時都在做些什麼?」的確,微博上有大量的閒言碎語、自憐自愛,比如在飯否們「悄然隱去」的那段時間,中國微博中碩果僅存的大概只有騰訊的滔滔和MySpace的9911.com。彼時,我曾前往兩網站觀光,滔滔的首頁說:4888萬位叨友在滔滔上發表嘮叨。排位第一的嘮叨是:「現在的我真的好迷惘,我中午到底要吃什麼?……昨晚去修眉。不是去常去的那家。同事介紹的另一家說是修的眉形好看,可惜我並不覺得,還是以前那家好……」

    可是,即便是這樣的嘮叨,卻也形成了不間斷的網路聯繫,而經由這種聯繫,造就了社會科學家所稱的「環境知覺」(ambient awareness)。每條小的更新,每一條單獨的社交訊息,本身都是微不足道的,甚至是十分平庸的。但若假以時日,當它們彙集起來,這些小片段就漸漸接合成一幅細緻得驚人的,描繪你自己、朋友或家人生活的畫卷,就像成千上萬個點構成的一幅印象派畫作。

    Twitter誕生於這樣的語境中。140個字符、@+Twitter賬戶的網路身份,不可思議的簡單,但卻可以導向一種更趨於自省的文化。很多Twitter的資深用戶都曾說起經常性的自我報道行為帶來的一個意料之外的副作用:當你每天都要數次停下來觀察自己的感受和思緒時,日積月累,這種行為就變得具有哲學含義了,就好像希臘格言中的那句「瞭解你自己」,又近似心理治療中的「內觀」的概念。

    然而,Twitter的偉大卻並不限於這種靜態的「內觀」,古老的日記本完全可以滿足此種需要。Twitter的偉大,不僅在於它能提升環境知覺,而更加在於它獨特的架構所造就的那種躍出孤芳自賞的小圈子的能力。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