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 發行日期:2010/01/18 刊號:31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從內觀到分享和發現

這不免讓人想起CNN當年的盛況:當世界上發生重大事件時,無數人守候在電視機前等待CNN的breaking news,目的是為了迅速獲得從遙遠的地方傳來的第一手現場訊息。現在,大家獲取突發新聞的首選場所已經不是電視而是Twitter,不管這類新聞是「豬流感」這樣的疫病,還是孟買的恐怖襲擊,抑或是紐約哈德遜河上的迫降。

    CNN因1991年的海灣戰爭而大放異彩,但在將近20年之後,人們似乎已經形成了一種共識,即實時的、在線的、眾包 (crowdsourced)的媒介才是最好的跟蹤時事的地方。我認識的一位英國名記者曾經懷疑歷史是否能由像Twitter這樣的社會性媒體書寫草稿,但奇妙的是,現在是Twitter用戶有膽量指責大的媒體機構在國際報道中的淺薄和漫不經心。CNN在這裡是一個象徵——它代表著今天被娛樂訊息節目 (infotainment)所佔領的電視媒介的一切過錯。

    在更大的意義上,此種情形對CNN來說,非不為也,實不能也。20年前CNN對進入世界上某些地區享有專權,例如中國和伊拉克,自由職業者進不去,本地報道出不來。現在那個時代過去了。本地人已經獲得了報道自身新聞的力量,不管是通過Twitter、Facebook、博客還是手機。CNN的專有進入權被極大瓦解了。

    這就是Twitter所掀起的傳播革命,也是我說的「未來頭號媒體格局初現」的含義。然而,比傳播革命更重要的是微博可能帶來的社會革命。事實上,在這樣的一場革命中,中國推友還走在世界的前頭。從群體抗爭到公民調查,從輿論監督到黑色諷刺,從廣州番禺反對垃圾焚燒的「無組織的組織力量」到各種明信片和彩色絲帶紀念運動,最後發展到「中國為伊朗」(#CN4Iran)的「推特國際主義」,所有這些,無一不反映出2009年中國推友的行動力和影響力。而這種力量,同以前推動事物發展的動力的最大的不同是,與其說它是一種偉力或蠻力,不如更恰當地將其命名為「微動力」。

    微動力,廣天地

    2009中文網志年會的口號是「微動力,廣天地」,旨在展望越來越細微的訊息分享手段和管道,是如何促進社會進步與協作,並為我們的生活方式帶來直接效應的。「一段媒母(meme),一張照片,或者一枚明信片,都可能帶來積極的社會改變,更不用說有千千萬萬的可能性正在孕育中,帶給我們一片廣闊的思想天地。」

    一個人分享了一個觀點,更多人看到之後繼續分享給其他人。通過這樣不斷地分享,就可以實現群體決定。這跟水滴聚集成雲的過程相似——著名博客毛向輝把個體比作水滴,而當個體因為認同某個觀點而不斷分享時,他們就聚集起來,形成一股力量,一股甚至可以改變國家政策、社會秩序的力量。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