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發行日期:2010/01/14 刊號:2010011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間諜

 [意]翁貝托·埃科 譯者:李婧敬

  前兩天我第N次讀到了一篇關於我國特務組織的文章,自然也瞭解到這些組織正在朝“非常化”和有意識的“透明化”方向轉變。有時,我會想:那些知名政客和記者是如何能在從未讀過任何間諜類書籍的情況下喋喋不休地談論情報工作的呢?通常來說,那些較有水準的間諜類書籍的作者都曾經從事過該行業,因此———即使作品中有虛構的成分———他們能很好地詮釋情報部門的工作狀態。

  我是讀過一些間諜類書籍的,也從中學到了不少東西。首先,任何一個國家都應該擁有情報組織。其作用不僅僅限於通常所說的通過滲透或竊密來監控恐怖組織或武器走私行為,(以保衛國家安全為目的的)反間諜活動才是首要任務。為什麼要進行反間諜活動呢?因為每一個國家都在從事間諜活動。所以我真心希望我們的國家也會開展此類工作。舉個例子,如果某人在利比亞試圖向蘭佩杜莎島(按:意大利南部小島)投射導彈,當然需要某位駐紮在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的人員通知我國情報部門,該國是否真的在建造新的導彈發射台,並把目標對準了意大利這個“靴子”之國,一旦發射就會到達蘭佩杜莎島,甚至是貝加莫(按:意大利北部城市)。誠然,間諜活動並不是什麼光彩的行為,但正如馬基雅弗利曾說過的:“為了國家的安全穩定,有時候君主也得採用一些不太正大光明的手段。”如果說秘密情報工作主要是通過滲透、竊密及間諜手段來進行,那麼就不能夠、也不應該具有透明性的(這也正是“秘密”一詞的含義所在)。如果情報部門的負責人把他們在伊斯坦布爾所設的情報點或打入某武裝團體的臥底名單公佈在《官方公報》上,並刊登出立功者的姓名和整個系統的財務狀況,那麼他一定會被槍斃。

  另外,特務部門的工作還有另一大特徵。該工作不僅需要一些勇士打入敵方內部,還需要聯繫一批能夠背叛同夥的罪犯(因此,這些人可以算是雙面罪人),所以說,該部門需要經常與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大家不必為此而憤慨,任何一家警察局都會任用一些為了幾個錢賣命的線人———他們肯定算不上好人。這些經常與地痞流氓交往的人,要麼有著極其堅固的道德觀念和處變不驚的神經系統(就如一個天天與魔鬼說話的驅魔人那樣),要麼就會做出某些越軌行為。一個文明國家會對自己的情報部門要求什麼?———不做出危害國家的行為。如果某位情報人員的行為觸犯了國家利益,又會怎樣呢?鑒於秘密情報部門是保密的,不能透明化,於是其負責人———我們姑且稱他為M先生———只能痛苦地作出決定,隨後,那個行為出軌的情報人員將會在某條巷子裡被人發現因頸部中彈而死;或者借口出門買香煙,跟妻子道別之後,就徹底銷聲匿跡,而人們頂多只會在“尋人啟事”中提到他的名字。這是件十分痛苦的事情,我是絕對不願意當這位M先生的,但他確實別無選擇。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