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發行日期:2010/01/14 刊號:2010011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張藝謀:我是中國爭論最多的導演

 張藝謀說

    ●現在的事實是,導演鍛煉是不可以的,大家會很憤怒,認為這是對觀眾的一個危害等等,像這樣的批評已經不是在談電影了。

    ●知識分子的話語權有時候也挺高,這個說,那個說,說得很多很多,驚動了上層,所以才做了一個決定,全球招標奧運總導演。

    ●我的作品不敢拿藝術定高低,但是為我的作品寫的字、說的話,我估計是第一的。

  說張藝謀

    ◎我喜歡的幽默都是笑話權勢和上層社會的人的。「三槍」只有最表面、最粗糙的對社會底層的取笑,忘記他們的痛苦和社會地位,這多少有點愚民的感覺。———洪晃(雜誌出版人)

    ◎的確有一些評論,因為張藝謀是奧運會開幕式總導演,在他身上賦予了各種各樣的東西,應該說這不是一個正規的評論方向。電影評論,應該只針對電影本身發表看法。———衛西諦(影評人)

    ◎張藝謀對電影資源的壟斷、產品的低劣化,必然會引起有良知民眾的「憤恨」。有些批評過於暴力,但這暴力恰恰根植於張藝謀電影本身,他成了他自己作品的受害者。———朱大可(文化學者、批評家)

    ◎和當年的《紅高粱》有些類似,印度有許多觀眾對《貧民窟的百萬富翁》表示反感,你這不是糟蹋我們嗎?但它一旦獲了奧斯卡獎以後,大家就都高興了。為什麼呢?因為儘管你揭露出陰暗面,但這種力量很大,足以讓這個世界以更加關注的眼光投向印度,它超過了你對我的侮辱。———王志敏(北京電影學院教授)

    □受訪張藝謀□採訪本報記者張英發自成都

    現在還有人說販賣中國的落後和愚昧嗎

    我自己這樣想,這十幾年圍繞我的爭論,在不同的歷史時期我和我的電影成為不同爭論的焦點,這很正常。這似乎成為我創作的一個衍生品,每拍一部電影都會有很多人說,原則上我是不會做回應的。

    這是我歷史上說得最多的一次,關於電影的爭論部分,關於電影產業,關於藝術片。因為發行公司的要求,以全面開放的姿態讓我參加推廣宣傳活動,從一個導演的職業道德來講全面配合,什麼節目都上,以勞模的姿態參加。

    但我坦率地說,我認為這次所受的罪最多,尤其一些媒體的題目就是「張藝謀是罵不倒的」,這樣會帶來更多的謾罵。它們要做文章,從我很多話裡抓一句話出來做很醒目的標題。這實際上已經打破我的原則了,好像我在積極地參與應戰和論戰,這不是我個人的作風。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