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發行日期:2010/01/14 刊號:2010011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為什麼要罵張藝謀?

張藝謀批評史

 你信不信,我今天就是拍部《活著》,也會被人罵。———張藝謀

    編者按:我們製作一份清單,張藝謀批評史。目的不是清算張藝謀,亦不是清算批評張藝謀的人。不是為了留戀過去,甚至不是為了關切今天,倒是為了期望將來。

    期望我們有更多樣的創作,有更多種的聲音,亦有更多的平和;期望我們終竟不免時代的烙印,卻能夠不受時代的綁架。

    期望一部電影只是一部電影,一個張藝謀只是一個張藝謀,不要一種聲音長期佔據公共空間,亦不要一個張藝謀總是淪為中心話題。

    這一層家常的意思,說給我們的電影業者、觀者、批評者、管理者,和我們的媒體同業。

    □本報記者張英平客發自成都北京

    謝晉走了,張藝謀來了

    「張藝謀的淪落,終究是電影制度的問題。一個問題成堆的電影體制,把好端端的張藝謀變成了一個文化怪物。這個富於才華的導演,最終辜負了我們25年前對他的熱烈期待。」文藝批評家朱大可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當年對張藝謀的捧,是從對謝晉的貶開始的。

    據朱大可回憶,最早批評謝晉的是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的李劼,在上海的滬西工人文化宮影評組主辦的一個電影講座上,首次提出「謝晉電影時代應該結束」,贏得在場工人影評員的熱烈掌聲。

    1986年7月8日,朱大可在《文匯報》上發表了《謝晉電影模式的缺陷》,這些缺陷包括「謝晉電影的商業性質」,以及「標準的好萊塢審美眼光和習慣」:「更令人不安的是謝晉一味迎合的道德趣味,與所謂現代意識毫無干係。」文章被大量轉載,引發了關於謝晉電影的大討論。

    李劼發表了《謝晉時代應該結束》的文章。認為謝晉這位頗有才氣的導演,在銀幕上向四週「團團作揖」,以換取一片「熱烈而盲目」的喝彩聲和掌聲。「當時評論界的批評鋒芒所指,與其說是謝晉電影的媚俗,不如說是謝晉電影在權力面前的卑躬屈膝。」李劼對南方週末記者回憶說。

    對張藝謀電影的挖掘,是在這場批評後不久發生的。「大概是1987年,《紅高粱》到上海首映時,《文匯報》的文藝部主任給了我一張票,叫我務必看一看。我去看了之後,覺得有些新意,在隨後由《文匯報》舉行的討論會上說了這意思。」李劼說,出席那個討論會的,都是當時所謂的先鋒人物,比如張獻、孫甘露、格非等。「《紅高粱》在上海文藝評論界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肯定,甚至有人當場表示,這是中國電影界的一個盛大節日。《紅高粱》向世人表明了,中國電影不再按照權力意志炮製,而是隨著創作者自己的意願編導。」李劼說,對謝晉的批評給以張藝謀為代表的第五代導演登場,掃清了道路。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