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發行日期:2010/01/14 刊號:2010011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城市規劃大批判 為「低碳城市」正本清源

專訪北京大學城市與區域規劃教授俞孔堅

 -綠色世界觀

  土地不僅是房地產開發的經濟資源,更是生命的承載系統綠色新技術不一定就是高技術,更要回歸祖先留下的低技術要抵制西方消費主義觀念,更要批判民族傳統文化,反思自我經濟槓桿和市場調節手段不僅不能包治百病,甚至是危險的

  □本報記者徐楠

  2008年初,當時的國家建設部以河北省保定市和上海市為試點,推出“低碳城市”示範項目,低碳城市建設在我國正式起步。

  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的定義,低碳城市是指城市在經濟高速發展的前提下,保持能源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處於較低的水平。

  只是短短一年多,在環境危機的升溫和國家節能減排的政策導引下,中國儼然出現了低碳城市躍進潮,試圖派發這一名片的城市已經數以十計,從所謂國際大都市到西部偏僻小城。但真正的低碳城市概念卻仍是莫衷一是,通達路徑更是千差萬別。

  一直以來扮演城市批判者角色,曾經直指央視新大樓、鳥巢等都是“小腳城市的代表”的北京大學教授俞孔堅,對於眼下的低碳城市熱潮,依舊有話要說。

  自然系統是王道

  南方週末:“低碳城市”的概念正火,從城市規劃和功能角度講,我們的距離究竟還有多遠?

  俞孔堅:首要的是城市佈局和規劃的空間戰略,要有所改變。現在的城市功能過於單一,沒有進行土地的綜合利用,城市密度和混合度不夠,城市日益向郊區蔓延,攤大餅的空間模式有很大問題。市民每天花費大量時間在路上,耗碳量非常大。而低碳城市的空間格局,就是土地空間要節約,要形成混合型格局。當年社會主義城市佈局的一些優點是值得吸取的,這就必須有新的規劃方法論,應該優先考慮自然的系統。

  我們總是過於依賴“灰色”基礎設施,試圖靠人工系統來調節城市生態,解決我們的日常生活,包括交通、排水等等,這不僅要消耗大量的能源,而且實際上是犧牲了自然本身的服務系統———水會自己淨化,植物會自己生長,而不是依賴我們澆灌。這個意義上來說,讓自然系統自然做工,維護自然的完整性和它的功能,就變得非常重要。如果步行和自行車能夠解決出行需求,如果人的活動及其排放的碳、垃圾、污水,能夠通過自然系統解決,我們離低碳目標就不遠了。城市的空間規劃,應該以維護土地生命系統為首要目標,人工系統要盡量緊湊。這個自然系統我就把它叫作生態基礎設施。

  南方週末:城市是人力的產物,把一切交給自然,聽起來與城市的本質背道而馳。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