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10/01/13 刊號:24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2009深圳/香港城市建築雙年展:用回憶寫成一座城市

 何處是深圳?沿著深南大道往西——如果去看CBD,從深圳地鐵市民中心站出來,初來乍到的人照例失去方向感。除了和其他大城市的CBD地區一樣高樓林立,這個空間還帶著明顯新近崛起的痕跡,2006年才啟用的市民廣場建築太新路太寬,週遭人們還來不及熟悉,顯得有些高傲和冷清;如果去看城中村,從世界公園站出來,你要在熟人的指引下,才能從益田假日廣場邊上發現道路通向白石洲村。街道的尺度和建築的密集程度在一截上坡路後明顯改變,村邊一個小區的一樓也有一個十分低調有趣,從一間180平米的普通商舖改成的藝術空間“傳承-深圳”。

  市民中心邊上的市民廣場是2009深圳/香港城市建築雙年展的主展場,世界公園邊上的南山益田假日廣場和“傳承-深圳”則是分展場之一。

  廣場上的雙年展

  雖然都叫廣場,你聽過“市民”廣場嗎?一個穿得整整齊齊的保安拿手一指,他說:“就是那個長得像元寶一樣的房子”。其實市民中心建築形狀更多是“大鵬展翅”,因為深圳最早就叫做鵬城。市民中心裡裝著深圳市政府和人大,邊上是一系列堂皇的館:博物館、圖書館、檔案館、工業展覽館、音樂廳和深圳書城。

  在市民廣場的露天展區,建築師朱棓用竹子編織的裝置“沙籠”多少會讓人回想到深圳的漁村時代。這個海螺狀的裝置如用一片竹篾信手捲成,下面甚至細心地鋪上了沙。朱棓希望用這個裝置創造一種自然而不造作的公共交流空間,你完全可以坐在沙籠邊的竹凳上休息,也可以把沙籠的不同部分當作演出空間。露天廣場的水晶柱上的“城鄉規劃法”則是策展人姚嘉善特意邀請一個叫做“陽江組”的藝術小組創作的。陽江組扎根南方城市陽江,一直關注城市化對中小城市的影響。他們到市民廣場尋找創作靈感之時,幽默感發作,把新版中國城市規劃管理法中關於城鄉差別的法律文本做成紫紅色文,鐫在磨砂玻璃的水晶柱上如同一碑。暮色四合,正對著水晶柱的東邊一個包裹著護欄的大體量建築看起來越發地像變形金剛。據說這是在建中的荷蘭建築師庫哈斯設計的“水晶島”,它並不是這次展覽的作品,這樣偶然地對照卻跟市民廣場相映成趣。“這都是真正為市民廣場創作的”,姚家善笑著說。

  雙年展總策展人歐寧還記得自己頭一次到市民廣場前那種興奮,但作為一個雙年展的場地,歐寧也客觀分析:“它人氣少,前面市民廣場跟著後面的書城,東西邊四個小廣場不如後面書城的四個小廣場人氣旺,因為書城下面有一些餐廳咖啡廳,還可以上廁所,功能較多,而廣場這邊什麼都沒有,功能非常單一。激活這樣一個空間需要進行社會組織。”幾乎是第一印象就令歐寧決定辦一個“廣場上的雙年展”。他喜歡市民廣場的政治象徵意義,在大尺度的廣場之上辦一個搖滾音樂會一直是他的夢想之一,現在這個夢想換了方式實現了。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