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10/01/13 刊號:24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張愛玲+許鞍華+王安憶+焦媛」:四個女人一台戲

專訪焦媛細說港版話劇《金鎖記》幕後故事

 焦媛穿著桃紅色外套,細高跟的鞋子,一路走來,很搶鏡。剛在深圳大劇院演完一場,焦媛看來帶著倦意,點一杯咖啡提神,剛坐定,又接到採訪電話——2009年底的粵港話劇舞台上,《金鎖記》應該是最紅火的了。

  不僅因為《小團圓》讓2009年成了“張愛玲年”,還因為“張愛玲+許鞍華+王安憶+焦媛”的港版話劇《金鎖記》豪華的陣容:有張愛玲的原著,有許鞍華的導演,有王安憶的編劇,加上香港舞台劇界話題度最高的“一姐”焦媛擔綱主演——四個女人一台戲,實在是饒有趣味。對於買票進場的觀眾來說,就像看三大男高音開唱,哪怕不看門道,看個熱鬧,也是好的。也許歸根結底,大家看的還是一台張愛玲的熱鬧。

  “粉絲”許鞍華

  “許鞍華是張迷。”焦媛說。執導了30年電影的許鞍華,曾不止一次地自稱是張愛玲的“粉絲”。許鞍華初讀張愛玲是在1975年。

  9年後拍張愛玲,許鞍華用過“惶恐”一次來形容自己的心情。1984年,她拍張的《傾城之戀》,張愛玲還發來電報鼓勵,儘管拿到金馬獎的優秀作品獎,影片上映後傳媒開炮,稱它是許“從導以來最劣表現”。1997年,許鞍華又拍了她最愛的張作《半生緣》,林奕華卻撰文批評她“糟蹋了《半生緣》”。

  即便如此,當高志森把《時時刻刻》和《金鎖記》兩個劇本擺在她面前的時候,她的選擇,依然是張愛玲。傅雷盛讚《金鎖記》是“文壇最美麗的收穫之一”,許鞍華選擇“老熟人”張愛玲的作品,合情;而作為許鞍華的舞台劇“處女作”,選規模比較小的《金鎖記》,亦合理。

  此前很少看張愛玲作品的焦媛,正是從許鞍華的電影中認識張愛玲的。她眼中的許導演, “話很少”。以往焦媛合作過的舞台劇導演,一般會很細緻,告訴她在舞台上要做的每個動作、走的每個位置。甚少閒聊的許鞍華,對台上場面的調度卻常常有“神來之筆”。

  比如形體——為了讓焦媛捕捉到吸大煙的中年曹七巧內心的扭曲,許鞍華讓焦媛穿小鞋、“裹腳”來排練,走路搖晃,腳痛鑽心,於是有了第二幕曹七巧聳肩抖手的肢體語言。比如走位——七巧和三少爺季澤“偷情”的一幕,許鞍華把演員安排在桌子後面,擋住了臉,這是話劇舞台上少有的,卻讓“偷情”有了畫面感。比如燈光——有一場七巧兄嫂不辭而別的戲,七巧背對觀眾,台上燈光從白天變到黃昏再到夜幕降臨,七巧就這樣在冷清的家中又孤獨地度過一天。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