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10/01/13 刊號:24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羅思容

  羅思容畫畫完全不理技法,完全按照自己的感覺去畫,工具和形式的選擇也是隨性的。有用蠟筆,也有用壓克力等材質。她後來出版的《每日》專輯的封面,就是她畫的第一張自畫像,用剪貼和撕、割的方式創作的。羅思容喜歡用粉蠟筆作畫,粉蠟筆不僅本身有厚度,還可以融合出油畫那樣的質地。住到灣潭之後,鄉村生活的樸質與豐富的生態,讓羅思容開始創作一系列的靜物畫。

  同時,羅思容還把自己的家開放給鄰居的孩子,孩子給了她生命很大的啟發,一種更鮮活、更柔軟的生命能量。與孩子一起接觸植物,閱讀與植物相關的書,她發現孩子會以自己的想像進入這個世界,而自己在成人的世界裡,框限很多,不斷用力去思考,去支配,去形塑自己,其實呢,大自然就是那麼自然的,生命也就是那麼自然。

  音樂

  住在灣潭的羅思容常常在有清風明月的晚上,身心很自然地舞動跟歌詠了,那樣的歌詠是沒有詞的,也就是一種聲音,一種直接的表達,或者說一種釋放,或者跟宇宙的某一種接續、往來。就在生活裡面,當身心的某個開關啟動的時候,走在路上,就跳起舞來了。那時具體的生活就是養雞養鴨,種菜種花種水果。羅思容家的植物很多很多,自己做桂花釀,做玫瑰花茶,甚至自己做金橘醬、金橘茶,還自己挖了一口池塘。一大早,小孩怎麼不見了。原來他已經跑到外頭金橘樹上,摘金橘吃了。在那樣一個充滿愛與喜悅的環境中,來自於所謂的現實社會價值和金錢的壓力,就放下很多了。

  羅思容甚至拿起鋤頭挖地、親手播種。看那個種子怎麼發芽,成長成為菜,然後再讓那些菜進入到身體裡面。她覺得自己跟自然天地融合一體,形成一個循環。2002年,42歲的羅思容開始為父親整理文集,音樂的創作就變得具體了。《每日》專輯的音樂創作過程不是偶然的,也不是突然的,她相信生命就像岩層一樣,一層一層的,穿越時空,積澱下來。

  在創作的一些狀態裡面,羅思容說她自己並不孤立,而是可以跟這個天地對話,然後邀請這個天地進來。今天這陣風,它進來了,她的內心,就去感受到那種風貼近皮膚的,從毛細孔穿越到裡面的,那種交融和喜悅,或溫柔。它到底什麼時候會轉換成為一個具體的形式。它透過聲音,還是透過歌還是透過圖像,還是透過文字,去表達,她不知道了。她只能夠邀請它。

  這兩年,羅思容擔任駐鄉藝術家,有到客家社區帶領些七八十歲的老人家,與她們對話,採集一些素材。從她們的生活裡,結合她們個人的生命史,以及當地的傳統文化,創作了些歌曲,邀請這些一輩子都沒上過舞台的老阿婆一起來唱。另外也有到南台灣沿海鄉鎮社區,創作屬於當地特色的河洛歌謠。

  全文詳見雜誌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