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10/01/13 刊號:24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擱淺在一個下雨的海灘

黎文

 寒流來臨,如常地被堵在上班路途上,灰沉的烏雲懸掛在天空,細雨不斷地撒在車窗上,雨刮緩慢又機械地試圖給出一個明朗的視線,但迅即又被冷雨模糊了,像是一場注定失敗的催眠表演。

  長長的黑色公路擠滿了車輛,它們的尾部吞吐出白色的煙,結合著這個晦澀冬日的糟糕空氣,很快形成一片片令人倍加抑鬱的輕霧,籠罩了這條都市裡的交通主幹道。被困在車廂內,早就學會了應該放棄抱怨,只能慢慢地等待。這種狀況,就像番茄應該炒牛肉;富豪總是搶走美女;或者,MP3播放器即將殺死唱片公司那樣稀鬆平常。

  放棄再聽憂心忡忡的交通電台,打開了MP3。是的,就算在我的舊車廂裡,CD先生也苟延殘喘了。我的音樂列表裡,目前大概是曹方、盧廣仲、my little airport、椎名林檎、Jack Johnson……哦,還有我最信任的音樂推介者風子,在本期雜誌裡介紹的“靜物樂團”,因為,實在是很想聽聽“不要在薄冰上做愛”是怎麼回事嘛。

  特別具有某種無可奈何意味的是,我的MP3車載轉換器,是一盒偽裝成史前文物般的錄音帶狀物體,MP3播放器接上了一盒磁帶,這是一種始亂終棄還是臨終關懷呢?總之,這個錯亂的轉換器,居然可以把MP3播放出某種類似黑膠唱片的效果。終於聽到那首歌了:“不要在薄冰上做愛/可是你會嗎/給我更多的愛……”

  在戲謔的手風琴伴奏下,女歌手不斷地斷開反覆這幾句歌詞,似乎讓人可以像失事的飛行員,馬上會從這個交通堵塞現場被彈射出去。然後看見那一片片的輕霧,在車頂上,在路旁茶餐廳店裡的音箱上,在匆匆走過的一個舉著黑傘,掛有白色耳機線女孩的頭頂上……變成了一個個對話框,裡面標注著在此時,在這個城市裡,讓許多人正彈射離開現實的那些各自不同的音樂。

  在路面停滯著的交通工具們,現在看上去更像是某個海灘上,在海霧中隱約浮現的濕漉漉的礁石。

  黎文

  想聊下?請發送電郵至lonelyard@gmail.com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