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雜誌 發行日期:2008/07/08 刊號:20080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湯唯:一夜成名的神話

  湯唯:大家都是女孩子。我不知道你會不會這樣,穿上裙子,化上妝,看著鏡子,慢慢你就會發現,你的身體、眼神都會跟著發生變化。反正我就是這個樣子。穿衣服,如果穿學生裝,我就覺得自己是學生,眼神就是清澈的;如果穿上旗袍,變成了麥太太,我搞錯了,就是麥太太,穿上她的衣服,我覺得自己就變成了一個成熟風韻的小婦人,連說話的語氣、動作都改變了。你們看我穿禮服,很淑女。其實恢復到生活裡,其實我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比如現在,我就穿著球鞋、牛仔褲、T 恤,我還是喜歡這種打扮。

  彼岸:你小時候叛逆期是什麼樣子,容易發怒嗎?你的脾氣又是如何呢?

  湯唯:從小時候我可以自己做主開端,就是我的叛逆期。湯媽媽會管我,可是管不住我。反正如果我覺得媽媽說得不對,我就不聽。我時常背著包包,就一聲不響地溜了。長大之後,我生氣的樣子,看起來是冷靜的,我會試著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家裡溝通變得直來直往些。大多時候,我不吵架的,沒什麼事情需要用吵架來解決,如果有天必須這麼做,那麼我也會。

  彼岸:對你而言,什麼是最哀傷、痛苦的?

  湯唯:失去感情是最痛苦的。有時候我是很鑽牛角尖的人。

  彼岸:難過的時候,會怎麼做?

  湯唯:我難過的時候會不斷地聽音樂。我記得有一次跟我爸爸吵架,他說了一些話讓我很難過,我總覺得一股悶的感覺憋在心裡。回家之後,我就一直找 CD,一直翻、一直找、一直放,像是在查找某段熟悉的音樂,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什麼,直到我聽到那首鋼琴曲,我就知道,我心裡原來在放這首歌。終於「啪」地,我的心情就明朗了起來。像是莫札特或者蕭邦,我覺得他們的音樂比我們的感情更大,那樣的東西可以把你的感情包容起來,很有治癒效果。

彼岸:最近一次大哭是什麼時候?

  湯唯: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放聲大哭,其實是拍《色,戒》的時候,像是把我人生27年來的眼淚都給哭出來了。拍到第二場床上戲時,也就是易先生與我在小旅館裡,約著碰面的那段,我就哭了起來。當時在拍床上戲的時候,很多時候我其實都是一邊哭一邊拍,因為把情緒全都投入這個角色,入戲很深。只是我掉淚的時候,把頭別了過去,或者鏡頭沒帶到,所以你們並沒看見。

  彼岸:那麼成名會不會讓你跟身邊的人距離拉開,帶給你遺憾、哀傷呢?

  湯唯:倒不會哀傷,我認為成名可以讓我們成長很多。每個地方的人不一樣,風景不一樣,就連看人的眼神也都不一樣的,就像香港的記者與台灣記者訪問時的眼神都是不同的。所以,成名,並非是一件壞事。但如果真要說有什麼遺憾,那可能是少了很多時間。我上次去韓國參加活動時,在首爾的酒店,那山坡上是一片各式各樣顏色的樹林,因為秋天的關係,所以有紅、有黃,還有翠綠,但是我卻一點空閒時間也沒有,沒能去飯店後面的樹林走走、散散步。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