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0/01 刊號:01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一人倒不會全家倒 病房助理員來幫忙

因應高齡化社會 醫院實施全責照顧是必然趨勢
文 陳慧真

王祖琪指出,在國外,家屬不需要在醫院陪伴病患,而是全部交給護士,但這是因為病患自費、個人保險公司給付金額比較高;在台灣,健保只有給付醫療處置部分,民眾若想以繳交國內稅收的金額來要求國外的服務,現狀是無法符合需求的。

另外,在護士人力上,國外的比例是一床配置一名護士,國內評鑑最低標準是一床配置0.4名護理人員,差距為2.5倍,王祖琪表示,白天班一名護士要照顧十床病人,怎可能照顧到細節部分?即使在國外,也有護佐協助護士看護病人,因此,護士和病房助理員間屬於分工機制,並非工作的轉嫁,兩者工作項目劃分得很清楚。很多看護會換管、抽痰,這是逾越本分,屬於違法的密護行為。

王祖琪也強調,病房助理員的產生並非取代護士,而是取代家屬的照顧。「全責照顧制度最大的指標,就是陪病率從施行之初的百分之七十幾,降到現今的百分之二十幾」,她說,依院方調查發現,陪病率無法再下降,起因於有百分之二十幾的家屬非要親自陪病,未來也將就這點深入研究。

相對於曾文進對全責照顧制度抱持質疑,王祖琪說,因應高齡化社會,這個福利政策遲早要推動,台北市做這麼久,沒有越做越小,反而規模越來越大。

高齡社會下 全責照顧是必然趨勢

高齡、少子化社會的隱憂確實也促使衛生署推動「全責照護計畫」,「在20年前,走入病房,幾乎是全家在裡頭埋鍋造飯」,衛生署護理及健康照護處處長鄧素文說,國內有很盛行的陪病文化,源於家庭親情,還有「陪病才孝順」的社會期待。

不過,她說,隨時代變遷,子女因為工作繁忙無法照顧,陪病文化在都會區逐漸消失,而在人口老化、生育率低的趨勢下,可以想見二、三十年後,會有許多病人沒有家屬照顧。

考量醫院有各種等級,評鑑時,護士人力配置上只能採低標準,衛生署除了以獎勵費鼓勵醫院增加臨床人數,同時也補助推動全責照護計畫的醫院,希望提升照護品質。不同於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的病房助理員是院內員工,病患不用付費,衛生署的計畫是約六到十名病患共聘一名照顧服務員,每名病患一天需要付600元。

至於未來國內會否全面實施全責照顧制度,鄧素文坦言經費是關鍵之一,「台北市三、四百床要一點六億元人事費,全台有多少床?」,若全面實施,經費非常可觀。

目前署立醫院推動全責照護計畫,只能做到共聘機制與對弱勢、中低收入戶不收費。倘若未來要全面實施全責照顧,鄧素文認為,對弱勢族群應該不收費,但為確保不浪費資源,應該由醫院、一般民眾與政府共同負擔費用,才會懂得珍惜。

「未來十年大家會更體會到全責照護的重要性」,鄧素文說,在國內不習慣共聘、喜歡固定看護的文化下,其實就一對一的看護而言,現今全責照顧制度並未構成失業威脅,隨老年人口的增加,社會對照顧服務員的需求也會越來越高,未來若全面實施全責照顧,對照顧服務員就業一定有幫助。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