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發行日期:2009/12/04 刊號:2009120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宮崎駿不帶我們玩了

社會把脈

  □秦俟全

  任何價格都打動不了宮崎先生。因為作品長期以來在中國被盜版,他決定不予授權

  在做編輯的日子裡,尋找適合翻譯的原版圖書,聯繫並確認著作權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去年夏天在東京時,一本名為《折返點1997-2008》的日文書進入我的視線。此書是動畫大師宮崎駿的文集,收錄了他12年來的訪談、講演、記者會發言,富有趣味而又不乏深度。得到公司的認可後,我著手聯繫此書在日本的著作權代理。幾週後,代理人打來電話:“老先生拒絕授權。”我追問是不是價格的問題。“不,任何價格都打動不了宮崎先生。因為作品長期以來在中國被盜版,他決定不予授權。您知道,他是一個很固執的人。”掛斷電話,遺憾的同時我也感到羞愧,因為自己就看過宮崎駿的盜版,手腳並不乾淨。我把日方的答覆轉告一位資深前輩,他感慨地回憶起多年前的一個故事。“中國的出版社很早就想出版宮崎駿的作品,還有人專程前往他的吉卜力工作室,可得到的答覆和今天的一樣。他寧可損失可觀的版稅預付金,也要等到中國沒有盜版後才考慮授權。”我回憶了一下,除了電視台的零星播映外,他在院線正式上映的作品的確極少。看來那不是宮崎先生的一時衝動,他老人家是鐵了心不帶大家玩了。

  與當今的迪士尼不同,吉卜力工作室更具理想主義色彩。宮崎駿曾對著“9·11”之前的世貿雙塔感慨道:“這麼多人聚到一起,只是為了金錢,這是人類的悲哀。”雖然多部吉卜力作品獲得全球性的成功,但由於影片繪製的週期長、耗費人工多,製作成本居高不下,最終的利潤常常只夠啟動下一部影片的製作。可能正是出於這種理想主義,宮崎駿的作品會如此溫暖,而宮崎駿對中國市場的態度又會如此冷淡。

  在眼下的中國,且不談街角小店裡的《宮崎駿大全》壓縮碟、土豆線上的七千多個相關視頻,那些大型商廈、網店裡的全集套裝,其“家世背景”也值得推敲。而在一家開了十多年的盜版碟“老鋪”裡,老闆坦言:“上面一年定期抓兩次,每次罰一萬。這些我們都打到成本裡面去了。”另一方面,大家的苦衷是明擺著的。即便國人都不差錢(宮崎駿的名作《千與千尋》DVD版,日本亞馬遜的報價約合245元人民幣),“有關部門”的層層審批和堵截也足以讓人絕望。

  小小一張碟片,涉及到進口電影配額、國內影業保護(票房過億後更需要重點保護)、內容審查、發行壟斷、平衡定價等諸多問題,顯然不是短時間裡可以解決的。但大家都安於盜版現狀,放棄對關鍵問題的呼籲和追究,終非解決之道。盜版到權利人扭頭無視的程度,算不算冷戰式的懲罰與鄙夷呢?慚愧之餘我會想到那些骨灰級粉絲的線上帖子:“為什麼我花錢也買不到正版的宮崎駿?”而跟帖則多是冷嘲熱諷,笑話前者的迂腐和矯情。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