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發行日期:2009/12/04 刊號:2009120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迪拜驚魂

謝國忠

生活中無時不有意外。但在一個火爆的市場中,賭徒卻厭惡任何意外。這次的迪拜債務危機來得真不是時候:去年全球金融泡沫破滅時,各國領導人、央行行長、分析師、基金經理以至中國的個人投資者都殫精竭慮、力挽狂讕。現在經濟逐漸回暖,人人都期待著一個快樂的聖誕。畢竟,在經歷了去年沒有分紅、籠罩在失業恐慌中的聖誕節後,我們也該過一個快樂聖誕了。

  然而,迪拜危機發生了。真該死!

  疑問像雪片般向我飛來。“這不是個大問題吧?”人們通常會這樣問。“(影響)可能會持續幾周”。在聽到我的回答後,詢問者匆匆掛斷電話。

  人人都有比討論危機更需要做的事情。一年前,我們像走進了“世界末日”,所有的銀行與房地產商好像都瀕臨破產,多虧後來政府伸出援救之手才幸免於難。這一慘痛經歷給我們的最大教訓是:人生苦短,當及時行樂!

  幾周前,我在北京參加一個藝術品拍賣會。顯而易見,藝術品市場受到了金融危機的重創:一年前,許多熱拍品被停售。流動性枯竭,原先搶手的現代派繪畫突然成了一文不值的垃圾。它們看著就像垃圾。現在市場回暖了,垃圾又光鮮亮麗了起來。在藝術品市場,人們的思維與股票投機者很相似:價格越高,看著越順眼。

  這次的迪拜危機在藝術品市場中也制造了些許恐慌。缺乏流動性時,上萬億的財富輕易蒸發,人們對這一慘痛經歷記憶猶新。幸運的是,這次危機還沒有嚴重到能把中國藝術品市場攪得天翻地覆的地步。

  我之前去過迪拜十多次。每當西方人士,通常是英國人,在我面前稱贊迪拜妙不可言時,我總會想到東西方的差異。對於我來說,迪拜太熱了,就像在我小時候參觀的鋼廠裡緊挨著那熔爐一樣。星星點點的別墅半掩在沙漠中,不禁讓人擔心夜晚一場沙暴就會把它們永遠深埋。

  五年前,迪拜開始在金融市場上炙手可熱。他們在CNN和CNBC上大作廣告,稱迪拜是國際金融中心。我還記得一位日本高管在CNN上操著一口帶濃重日語口音的英語盛贊迪拜金融中心。幾年前,迪拜世界買下美國一處港口資產,頗有點像二十年前日本購得帝國大廈。維多利亞和大衛·貝克漢姆夫婦在迪拜購置地產是當時的世界新聞,被解讀為迪拜黃金時代的到來。(小貝夫婦在上海購置地產了嗎?要是還沒有,我們得加把勁了。)

  迪拜故事是上一輪,而不是這一輪金融泡沫的一部分。是的,就是一個故事。在泡沫經濟中,全都是故事而已。迪拜故事被成功推銷給了金融市場。在高科技泡沫時代,風險投資為那些講得好的故事投資;而在金融泡沫中,商業銀行為迪拜這樣的故事投資。回頭看,一切都顯得很傻。保守的商業銀行何以會投資一個風投才會投資的故事,僅僅在市場上升時得到利息而在市場下行時卻輸得精光?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