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發行日期:2009/12/04 刊號:2009120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迪拜:沙上之塔,末路狂花?

迪拜,沙漠中的“世界之最”,保守伊斯蘭世界中的狂野試驗。   數十年間,迪拜之路令世界稱奇,在石油美元之外,迪拜以中轉港、旅游和超級地產撬動全球資本。闡述“迪拜模式”的“迪拜學”一時風靡。   完美鏈條卻被金融危機突然打斷,頓時泡沫紛飛,連累全球經濟打個冷顫。在奇跡的背後,“世界之城”的地基到底建在何處;“迪拜學”原來並非全是真理? 




迪拜,沙漠中的“世界之最”,保守伊斯蘭世界中的狂野試驗。

    數十年間,迪拜之路令世界稱奇:以石油美元撬動全球資本,在世界中點的沙漠之中建造令人歎為觀止的建築群,引全球富人消費超級奢華地產。

    完美鏈條卻被金融危機突然打斷,一時泡沫紛飛,連累全球經濟打個冷顫。這朵阿拉伯的“沙漠之花”,能否度過危機?建築在沙上的繁榮,如何續寫傳奇?

    □本報記者舒眉陳新焱發自上海廣州

    阿拉伯的“沙漠之花”正在風暴中搖晃掙扎。

    11月25日,迪拜酋長國宣布,將重組其最大的國有企業迪拜世界,這個公司的600億美元欠債至少將延期6個月償還。

    迪拜世界這筆債務相當於整個政府債務的3/4———這個酋長國政府負債800億美元,是其GDP的1.5倍,早已超過債務占GDP比例60%的國際警戒線。

    沒人知道這個酋長家族統治下的經濟體到底出了一個多大的窟窿,恐懼,彌漫在金融危機之後風聲鶴唳的市場。

    黑色星期五。

    歐洲三大股指齊齊大跌,轉過黑夜,亞太股市一開市,攢足了勁的投資者們毫不猶豫開始比賽誰跑得更快。

    驚弓的不只是股市,外匯市場瘋狂下洩,資金潮水一般奪門而出,又潮水一般湧向美元、日元那些溫暖的避險港灣,使得日元一路堅挺,甚至創下了1995年日本泡沫危機以來的新高。

    更慘的是商品市場:原油、豆油、黃金期貨,都一頭栽進“雷曼倒閉以來全球最大的一次暴跌”。

    以十萬億美元計算的財富灰飛煙滅。

    世界炸開了鍋,風暴中心的迪拜卻一派祥和。

    一年一度的宰牲節和國慶節,讓迪拜進入了休假期。消息宣布的最初幾天,除了迪拜皇室成員、最高財政委員會主席阿勒馬克圖姆表態,讓投資者不要恐慌外,幾乎沒有更新的消息。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