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12/03 刊號:24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歌賦城之台北:台北終究不是我的家

人們來到每個大都會尋夢或者沉淪;在大樓的縫隙中看見光明,或者被城市的黑暗吞噬。

  除卻那些明顯書寫台北城或者台北街道的歌曲,真正寫台北出名的歌,幾乎都是描寫從外地來到台北,感受到台北與原來家鄉差異的歌曲。台灣版的《北漂》在台北看到陌生的高聳地景、看到衝撞的街頭政治、看到朦朧中的光亮糜爛。

  先是80年代初,成長於中南部但並非鹿港人的青年羅大佑,以一頭卷髮、一襲黑衣,唱出他的台北夢的困惑與失落。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 /鹿港的清晨 鹿港的黃昏 徘徊在文明裡的人們 /假如你先生回到鹿港小鎮 請問你是否告訴我的爹娘 /台北不是我想像的黃金天堂 都市裡沒有當初我的夢想 在夢裡我再度回到鹿港小鎮 廟裡膜拜的人們依然虔誠 歲月掩不住爹娘純樸的笑容 夢中的姑娘依然長髮迎空

  正如羅大佑當時其它歌曲如《現象七十二變》和《未來的主人翁》,《鹿港小鎮》基本上是表達台灣在1970年代後快速地都市化、現代化所帶來的衝擊。鹿港在此成為虔誠與純樸的象徵。

  如果羅大佑是台灣第一次的音樂革命,那麼在1980年代末,則出現台灣第二次的音樂革命:新台語歌運動。黑名單工作室、伍佰、林強、陳明章等人用全新的音樂語言(搖滾、藍調、說唱),用過去在主流樂壇不會出現的台語(閩南語),徹徹底底改變台灣音樂的方向。

  而他們的歌幾乎都在反思台灣社會現實。住在北投的陳明章用《下午的一齣戲》寫台灣歷史,也寫北投曾經的風華。

  而其它三組從外地來到台北的音樂人,幾乎都重複了羅大佑的主題,唱出他們被台北的深沈震撼。從嘉義來到台北的伍佰,以本名吳俊霖出版的第一張專輯《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以一首歌《樓仔厝》(大樓之意)來呼應這個主題,一個鄉巴佬面對台北的種種好奇與一點點不安。

  坐著土腳底的鐵路來到這 看隔壁阿財說的敢攏有影/看敢是世界上很有名 看敢是人人出門攏駛轎車 /聽到四界全全攏是吵鬧的聲 走沒兩步左邊右邊攏總是車……/不曾看過這多的樓仔厝 那會土腳歸會攏是一坑一缺 /不曾看過這多的樓仔厝 那會整個天頂是攏總全砂 /不曾看過

  原創歌曲大賽同時我們也邀請了知名樂評人和資深媒體人書寫各城市,包括張鐵志、和小宇、張曉舟、邱大力等都將參與其中,專欄稿件與活動將陸續推出,敬請大家關注和參與!

  這多的樓仔厝 那會烏托麥攏鑽來頭前擱後壁 /不曾看過這多的樓仔厝 紅燈青燈伊老師那像攏總沒教

  新台語歌運動中的第一聲槍響,其實是早於林強、伍佰的一張專輯《抓狂歌》(1989),這個專輯是由一個組合《黑名單工作室》所製作,演唱者包括陳明章和林偉哲等人。在《民主阿草》這首歌中,他們同樣描寫一個農村青年來到台北,但是現在嚇到他的不是高樓大廈,不是無所不在的噪音,而是新浮現的街頭抗爭和森嚴戒備,讓他連好好享受台北的電影也很困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