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 發行日期:2009/12/06 刊號:31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未富先懶 上行受阻的社會和正在板結的階層

改革開放好是好,只是機會在減少。

「大國崛起」的背後,三大社會現實如同暗礁,成為中國人追求財富和理想生活之敵:

一是上行遇阻的社會。個人上行之路遇到阻礙,從戶籍政策到財富分配機制,從行業規則到潛規則,從就業到買房;個人發展的代價太大,成長的成本太高,路徑變窄,到處有看不見的天花板。

二是正在板結的階層。現在有十大階層和1838種職業,中產階層正在形成,但貧富懸殊拉大,「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之後,成為與公眾爭利的利益集團。低收入階層躍升到中產階層、中產階層躍升到富有階層的機會越來越渺茫。階層落差過渡到富二代和窮二代,財富和貧窮都被世襲,階層對立與仇視日益加重。

三是未富先懶的社會狀態。進取的動力和機制保障缺失,與未富先懶相關的「逆發展」現象流行:未富先撤、未富先奢、未富先剩、未富先退、未富先痞、未富先嬌、未富先敗、未富先宅、未富先炫、未富先疲、未富先賭……

重新審視「勤勞勇敢」的中國人,如何讓「天道酬勤」繼續有效?《新週刊》求解於14位專家。

社會學家孫立平說:要建立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利益均衡機制。經濟學家郎鹹平說:要解決權力與財富勾結對公共產品掠奪的問題。

而真正的解決方案,需要政府和公眾共同進行艱難而深入的改革。

從窮忙到窮懶

三個詞可以概括社會現狀:未富先懶、上行遇阻、階層板結。以前是窮忙,現在是窮懶;以前是勤勞而不富有,現在則是小富而不勤勞;以前是創富,如今是創閒。物質主義、享樂主義混搭犬儒主義,成為社會的主流價值觀。

文/陳舊

為什麼未富先懶?因為既得利益集團阻礙了他們的進一步發展壯大。

中國的改革自上而下,高層開明官員是30年改革開放之龍頭,龍頭帶動龍身,飽含個人發展慾望的城市與農村貧民跟從,改革開放因此波瀾壯闊。2007年,《新週刊》為中國人的慾望排榜,「更多的錢」高居首位。求發展、謀富裕是30年國人個人發展的主題關鍵詞。

30年改革之路近半,當年的高層要麼年事已高,要麼權力財富在握,鬥志消減。更可怕的是,他們極有可能因獲取壟斷利益、社會主宰權力與話語權,成為進一步改革開放的絆腳石。龍頭慢下來,龍身的步伐也隨之停滯。而且既得利益者勢力之強,操控範圍之廣,已阻礙了企業或個人的向上提升。「未富先懶」成為上行遇阻社會的最常見景象。

一些官員未富先貪。河南商城、寧夏涇源、安徽穎上等國家級貧困縣相繼成腐敗高發區,官員貪腐之惡劣程度,較發達縣市有過之而無不及。「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的「59歲現象」早已過時,取而代之的是「35歲現象」:根據重慶市人民檢察院2008年發佈的職務犯罪報告,2003年至2007年35歲以下職務犯罪嫌疑人總數在重慶市的職務犯罪中所佔比例一直維持在15%左右,超過了同期查辦的55歲以上嫌疑人的8.49%。官員腐敗的年輕化與基層化,證明了官場腐敗進入新階段:靠這樣的貪腐官員,如何領導改革開放步入深水區?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