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 發行日期:2009/12/06 刊號:31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未富先懶 上行受阻的社會和正在板結的階層

    我們曾經自豪於新中國頭30年時期的無階層差別:依靠歷次政治運動,中國社會形成了簡單而差異不大的兩個階級(工人、農民)和兩個階層(幹部、知識分子),這也是一種板結的、超穩定的社會結構。我們也曾興奮於改革開放後30年階層混亂時期的活力景象,所謂「搞原子彈的不如賣茶雞蛋的」,那種社會布朗運動的無序狀態是創業者、野心家、天才和自由主義者誕生的豐富土壤。

    但不過30年,又不得不面對社會流動板結化、社會結構固定化的難題:改革開放把工農兵學商變成了現在的十大階層,但其中的真實邏輯卻如歷史學家黃仁宇所言,中國又重回古代到現代以來一直沿襲的「潛水艇夾肉麵包的社會結構」:上面一層是沒有明顯差異的龐大官僚體系,底下一層是沒有明顯差異的農民,二者之間其實一直缺乏一種比較精確有效率的制度來進行「數目字上的聯繫」,中間階層始終難以出現。

    權力部門化、部門利益化、利益集團化是當下現實。社會的垂直移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水平層面的移動,MBA班的精英們身家數以億計,廉租屋的鄰居們只求溫飽。權力可最終轉化為財富或名聲,反之亦然。不然你何以解釋重慶黑社會窩案中的夜總會「警方干股」,或華誼李冰冰僅為別人1/50的持股成本?

在欠缺社會保障與公平補償的社會機制之下,貧富差距的加大,只會導致階層的分化乃至板結。財富分化進而影響到包括教育、居住環境、休閒、視野在內的諸多資源,階層落差從一代人過渡到下一代人身上,財富和貧窮都將被世襲。

    贏者通吃(更準確的說法是權者通吃)的邏輯則讓競爭者難以在同一個平台上競爭:官二代富二代從一開始就享有最好的教育、醫療、生活資源,而農二代貧二代卻只能為最微薄的資源奮鬥,甚至連平等地佔有食物、水和空氣的機會也失去了。在一些污染嚴重的地區,富人們可以自由遷徙,窮人們卻只能被動接受。顯然,他們既沒有生存權,又欠缺發展權。

    為數不多的幾種上行躍升方式也看似機會渺茫:高考看似公平,卻也有貓膩(重慶高考亂加分案);大學學費越來越高,已足以讓農家子弟卻步;而畢業之後依然前途未卜,創業無門,欠缺經驗、資金和技術的扶持,「空手套白狼」似的神話再也難現;報考公務員難於上青天,沒有權力背景,你亦難以在官場獲得擢升;貌美的女子可以通過婚嫁來改變命運,但每個人總有保質期,你不見90後都出來混了嗎?

    連影視劇也開始心態炎涼起來:台劇韓劇寶萊塢裡常見的丑小丫邂逅王子、窮小子與富家千金私奔的橋段從來欠奉,有的只是孔雀男配鳳凰女的人間悲劇,其潛台詞不言而喻:門當方可戶對,浪漫總要建築在物質之上。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