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 發行日期:2009/12/06 刊號:31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未富先懶 上行受阻的社會和正在板結的階層

    中國的改革史就是一部權利的收放史,「放」是主旋律。改革開放,放權讓利,放開搞活,都有一個放字。收放主要指政府與民眾權利邊界的調整。放,就是放權,擴大自由。收,就是收權,縮小自由。中國的經驗是「一放就活,一收就死」。但眼下的現實卻是國家的權力邊界越來越大,個體的個人空間越來越小。

    國家機構越來越臃腫,壟斷國企越來越強大。期待中的「大部制改革」幾度難產,數次機構改革之後都難逃「精簡—膨脹—再精簡—更膨脹」的惡圈,中國以不到世界7%的土地,養育了世界近1/4的人口尚不算難事,難的是30年近9%的GDP增長,數倍於9%的財政收入增長率,尚難以支撐這個世界上隊伍最龐大、最人浮於事的官僚體系。

    經濟海嘯一來,財政收入吃緊,地方政府除了賣地就是賣地,稅務總局高喊「加強稅收稽查力度」,明眼人都明白:又一場剪羊毛運動開始了。央企等國家隊有天然免死金牌,受傷的依然是中小企業和中下階層。不要談還政於民了,更容易些的還產於民都難以實現:土地名為國有,卻以高價賣給地產商,開發成房子賣給老百姓還要課以重稅。

    壟斷國企打著「發展民族經濟」的旗號,干的卻是與民爭利的事情。中移動日賺3.1億元,工商銀行成世界最賺錢銀行,靠的都是壟斷這塊牌牌。

    中國是一個精英性特徵極其明顯的國家,社會資源和利益被少數精英集團所壟斷,那種遵循「沉默的大多數」原則所提煉出來的共同體,則面目模糊,話語全無。珠三角的民工月薪十幾年來名義上都未見提升,更何況實際價值的下降!這直接決定了一旦失業,他們還是農民,只能離開他們辛苦建設和精心維護的城市。

    至於商家、媒體和社會學家熱衷的「白領」、「金領」、「中產」等美麗標籤,在脆弱現實面前,看上去似乎是個誤會。的確,中國中間階層正在浮出水面,但其上行之途,困局重重,對於這些上行社會的生力軍來說,從畢業到工作,從成家到養家,從結婚到生子,從接受教育到找工作,從買房到生病,他們面臨大大小小的上行阻礙:如戶籍和行政管理制度陳舊、企業用人制度落後、勞資關係緊張、醫療費用昂貴、社會保險保障嚴重缺失等等。

    顯而易見的現實是:近10年來,伴隨著房價市場化、醫療教育產業化、社會保障空白化,大多數中國人的大半生辛勞所得,已被銀行、房地產商、教育部門、醫療部門悉數拿走。的確,社會學家所談的理想中橄欖型社會要求更多的中間階層,但在上行中的中國,這個還沒真正到來的中間階層正在開始集體下沉。

    階層板結的社會

    為什麼階層板結?因為社會機製出了問題。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