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 發行日期:2009/12/06 刊號:31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未富先懶 上行受阻的社會和正在板結的階層

在與國企央企的較量中,民營企業未富先敗,曾是改革開放主力軍的企業家們發現「天花板」無處不在。沒有政府的保護與銀行的扶持,在每一次經濟危機和宏觀調控面前,他們毫無自保能力。國家4萬億的投資投放下去,獲益者皆為國企央企或背景企業,民企連殘羹剩水都分不到。聰明的企業家如萬科王石、蒙牛牛根生,為自己戴上了「紅帽子」,倒霉的只能被國企擠壓得空間全無。2009年9月,虧損的山東鋼鐵為何能收購盈利的日照鋼鐵?因為前者為國企,根正苗紅,收購身為民企的後者,名正而言順。民企癡心妄想要收購國企的也不是沒有,建龍的陳國軍就因此被數千名通鋼職工活活打死。

民營企業家選擇了未富先撤:產業投資利潤微薄而風險巨大,他們只好將資金轉移至國外,在海外花天酒地,宗慶後就是這麼做的;要麼轉戰於國內房市股市,山西煤老闆與溫州炒房團——中國最赫赫有名的兩大炒房主力軍,前面遭遇國進民退式堵截,後面是產能過剩的圍堵,唯一的出路只能在房地產領域了,再配合央企們圈地為王的動作,房地產市場再一次被種下被惡炒的種子。

回歸到個人層面,那只能未富先墮了,如今再也不是那個「隨便放槍都能打死一排鹿」(胡潤語)的年代了。創業不如就業,就業不如被就業;經商不如做公務員,陞官必然發財;打工不如啃老,反正都買不起房。

對於這一代年輕人來講,社會資源早已被侵佔完畢,上行既然無望,不如自行墮入下流社會:以前是窮忙,越窮越忙,現在是窮懶,越懶越窮;以前是勤勞而不富有,現在則是小富而不勤勞;以前是創富,如今是創閒。物質主義、享樂主義混搭犬儒主義,成為社會的主流價值觀。

上行遇阻的社會

為什麼上行遇阻?因為新的社會不平等正在出現,起點的不平等造成了結局的不平等。 

身處改革開放前30年的中國,人人都被上行之社會所裹挾,有意無意展開個人與國家命運的快步走。個人生涯與國運密切相關,人人積極進取,個個都有上升空間與成長機會,天生都是於連·索黑爾與了不起的蓋茨比。

    這30年中國個體命運的詭譎波折,為近300年內所僅見:首富輪流做,明年到我家;今年首富,明年階下囚;是金子總會發光,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波還未過去,一波卻又來襲;一夜成名、一夜暴富和一夜風流的活劇日日都在上演。你完全可以指責其過程的粗鄙、簡陋與荒謬之處,但無可否認:那種種渴望改變個體命運的蓬勃意志、種種天馬行空的奇思壯舉、代表自由精神的觀念激烈碰撞,是前30年所留下的最寶貴財富。

    如今,社會大局初定,誰是贏家,誰是輸家已一目瞭然。贏者通吃的邏輯正在發揮效用,他們佔據了最好的資源、渠道與話語權。後來者如想取而代之,難度只會越來越大。不僅如此,產業、人才和戶籍政策、部門管理體制、社會結構分工機制、財富分配機制、行業規則和潛規則、生活與安居成本等都成為個人進步的阻礙,個人發展的代價太大,成長成本太高,路徑變窄,到處有看不見的「天花板」,機會變得少而不均等。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