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8/24 刊號:23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僱傭酷感獵人的搖滾首席執行官

 但這場悲劇已然發生了,而維德之所以無法說出他真正想說的話,與這一點不無關係。當全世界的鏡頭轉向西雅圖時,我們所看到的就是幾句反體制的「去你的」,以及少數服藥過量的例子和科本(Kurt Cobain)的自殺。我們同時也看到了這十年中最撼動人心的「背叛」——科特妮·洛夫(Courtney Love)在兩年內令人驚歎地從吸毒朋克皇后搖身變為時裝設計雜誌的封面女郎。似乎科特妮從頭到尾都在玩變裝的遊戲。這一切顯示出這點是多麼無關緊要。洛夫是否背叛了使用煙熏的便宜眼線筆、冷漠傷人、對媒體態度惡劣?人是否必須先真誠地買進,然後再嘲諷地賣出?

    西雅圖事件之所以內爆(implode),正是因為沒有人願意回答這種問題,然而以科本為例,甚至以維德為例,許多當事人確實對商業主義的浮華抱持著真誠的(就算是可改變的)不屑。不論是西雅圖事件,還是其他所有不幸被酷感獵人鎖定的次文化,其中被「出賣」的都是某種純粹的概念:比如從自助式產品、獨立品牌的對上大企業,以及不向資本主義機器屈服。但是少有當事人願意大聲說出這些想法,而早已死滅、為人遺忘、無法成為時尚的西雅圖,如今則成為一則警世寓言,告訴大家為何1990年代早期到中期,針對文化空間被竊取的反對運動會如此稀少。各家反英雄(antihero)被反諷弄得綁手綁腳,又身負太多流行文化的包袱,沒有任何一位能夠把持住單一、堅定的政治立場。

    這似乎是無用的慰藉,不過,既然如今我們已曉得推銷即為狂熱的運動、首席執行官則是新的搖滾明星,就必須謹記:狂熱的運動並非政治運動,搖滾也非革命(儘管搖滾的著名主張確是革命)。事實上,要想判斷某個運動是否真心在挑戰政治經濟權力的結構,你只需觀察該運動容不容易為時尚及廣告工業的動態所影響。即使被圈選為最新的時尚,假如該運動依然故我,那它很有可能即是真正的運動。假如很多人開始懷疑某運動可能喪失了「批判力」,那其信眾或許就該找尋更尖利的武器。我們會發現,這的確是許多年輕激進分子正在做的事。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