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8/24 刊號:23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僱傭酷感獵人的搖滾首席執行官

    搖滾的首席執行官(Rock-and-Roll CEOs)

    竟然那麼多的企業願意付給酷感獵人大把鈔票,好讓他們帶領自己邁向品牌形象的極樂天堂,這是個有趣的反諷現象。真正的趨勢氣壓計並非獵人、後現代的廣告人、潮流間諜,甚至大夥兒瘋狂追逐的時髦青少年,而是首席執行官自己——其中大多數都有錢得要命,足可立足於一切酷文化潮流的尖端。像迪賽牛仔褲的創辦人羅索(Renzo Rosso)這種人,根據《商業週刊》所言,是「騎著杜卡提巨獸摩托車(Ducati Monster motorcycle)上班的」。或者像耐克的奈特,他一直到奧克利首席執行官詹納德(Jim Jannard)拒絕把公司賣給他,才脫下他那副如影隨形的奧克利寬邊太陽眼鏡。或者如知名廣告人威登(Dan Wieden)和肯尼迪(David Kennedy),他們在自家的企業總部裡蓋了籃球場——連露天觀眾席都一應俱全。又像是維京的布蘭森,身著結婚禮服為某家倫敦婚紗店舉行開幕,從他那新的溫哥華超級商店的屋頂上,一邊開香檳,一邊攀繩下降,晚些還乘著熱氣球在阿爾及利亞沙漠上著陸——這一切可都是1996年12月的事呢。這些企業首席執行官是新的搖滾明星——有何不可呢?他們永遠跟著酷的潮流前進,是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專職青少年,但與真正的青少年不同,他們無須分心,盡可狂追時代尖端:沒有功課,沒有青春期困擾,沒有大學入學考試,更沒有宵禁。

    被弄得綁手綁腳的「反英雄」

    一個一般人大多不會去質疑的假定:因為某個景象或風格是與眾不同的(亦即新穎,而且尚未成為主流),它必然和主流相對立,而非安坐在主流的邊緣。我們許多人認為「另類」(難以聆聽的音樂、難以入眼的風格)就是反商業的。《Hype!》這部紀錄片講的是「西雅圖之聲」(the Seattle sound)如何將自發、激烈的運動變成了主題為青少年文化的國際工廠。片中,珍珠果醬的維德(Eddie Vedder)發表了相當感人的演說,描述其樂團所代表的「另類」突破有多麼空洞:

    「如果這個國家的一部分有這個影響力,而且這場音樂活動有這個影響力——假如我們不善加利用這一切的話,這會是一場悲劇。假如不善加利用,比如做某些改變、做某些不同的事,會用這種方式去感覺的這一群人,他們能夠瞭解我們所遭遇過、認真生活過的經驗——但是,假如他們後來跑到最前線,卻什麼成果也沒有,這會是一場悲劇。」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