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8/24 刊號:23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大理嬉皮尋訪記

始建於1382年的大理古城。如今的微型世界。東臨洱海,西望蒼山。四季如春,草木茂盛。

 

 

  2007年,彩虹之家(Rainbow Family of Living Light)的聚會遷址大理,這個成員互稱兄弟姐妹、號稱有嬉皮運動遺風的部落,成為了迄今大理一部分人心目中對於“嬉皮”的模糊印象。

  在為期一個月的烏托邦式生活裡,大理的居民們看見彩虹之家的人們赤足行走,紮營群居,彈唱、打鼓、瑜伽、冥想、燒火做飯。在彩虹之家的章程中寫明,他們沒有組織者,拒絕現代工業製品,不允許商業行為。和上世紀那場運動一樣,他們也稱自己的聚集地為“公社”,即分享財富、住所、共同勞動的社區。雖然在規定中,彩虹之家崇尚自然,與地球和諧相處,但是居住在大理的不少人看來,那個時候的彩虹之家在水源處取水紮營,聚集活動,卻是多少破壞了小城的安靜和平衡。那場聚會的結果是彩虹之家很快離開,而城中的居住者對於愛和自由的思考才剛剛開始。

  2009年7月,暑期剛至,湧入大理古城的遊客成倍地增加。有人說,大理的嬉皮高潮時期還未到來,也有人說,大理的嬉皮們兩年前已經離開。

  人民路中段的理髮店,屋內懸掛的老照片,每一張都像一部私人史。夕陽西下,老人會拿出上了年頭的三弦和京胡,面向過路的行人演奏起來;不遠處的人民路下段,音樂人歡慶的店舖,17日那晚施坦丁夫婦的音樂會,主題是個深沉的名字:大地迴響。

  在消費文化和歸隱文化共存的小城,符號化的表象會很快退去,那些隨旅行大巴來去匆匆的身影和短期停留的年輕閒人之間,總有些“固定候鳥”和長久居民,他們中的一些人每年在古城停留幾月,有人在印度和大理間往返,有人10年來從未離開,有人已經遠走,在更遠處的山海間造房、生活、養育後代。這些人的足跡構成了這次採訪的路徑,一座山和一片海間,這座規整的小城和小城以外的土地,是他們的自由社區。

  全文詳見雜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