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8/24 刊號:23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人何以真正自由地生活?

本刊特約記者嬉皮聖地舊金山尋訪之旅

  這幾位看似古怪實則質樸的長者,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實踐著一種已然悄逝的關於自由關於理想主義關於靈魂修煉的生存與生活哲學,他們為保有內心的真正自由,和真誠的完整自我,而繼續快樂的活著。

  為了對嬉皮精神有更深的瞭解,我們又去到嬉皮士運動的另一個重要發源地,與舊金山隔著一個海灣相望的柏克利。在當年轟轟烈烈上演反戰運動、自由言論運動的60年代革命聖地柏克利人民公園,我們偶遇了與嬉皮運動同時成長的,至今仍然身體力行地秉承60年代抗爭精神的社會活動家“奔狼(RunningWolf)”;我們也遇到長年露宿人民公園旁邊街道上的“恨人(Hate Man)”,這位鶴髮童顏的前空軍軍官和前《紐約時報》記者,自動放棄主流社會生活,成為柏克利著名的“街頭哲學家”;我們還遇到每天到人民公園派發免費食物的“ Food Not Bombs”組織,他們宣稱“ Food Not Bombs” 是一種抗議形式,而不是慈善團體, 他們通過提供免費食物,把不為人關注的飢餓和貧困問題呈現到公眾面前,呼籲反對政府在無法為其人民提供必需的食品和住房的同時,動用數千億美元的經費支援不合理的戰爭和國家暴力;最後, 我們在柏克利海灣邊的垃圾填埋場半島的荒草雜樹叢中,找到了一座名副其實的“荒島圖書館”, 流浪漢詩人Jimbow the Hobow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和信仰建立了一座用廢料搭成的簡易窩棚式的圖書館。

  雖然這些著名的柏克利怪人,都不願稱自己是嬉皮,但我仍然認為他們也是嬉皮運動發展出來的怪枝奇芭,他們與前面提到的幾位舊金山老嬉皮有著同樣的精神內核:不與體制同流合污,畢生追尋自我的真正自由。

  當我寫下這些文字時,我開始感覺到這次的舊金山20天已經悄然感染並改變著我的某些人生觀和價值觀,雖然我幾乎可以肯定自己不會變成一個嬉皮士,但我希望看完這些故事的讀者也能和我一樣,開始反思一個問題:人生最大的快樂應是內心真正的自由,而人何以真正自由地生活?

  全文詳見雜誌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