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8/05 刊號:23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張懸 交織於城市你的流行歌

    《城市》也破例出現了幾首「新」作,因為總有歌迷抱怨專輯中的歌他們早就在現場聽過了。新歌《關於我愛你》、《Stay-牡蠣之歌》和專輯標題曲《城市》都是張懸在專輯製作期所寫。「我現在的創作力還OK啦,畢竟還有常受打擊或常受溫暖的時候。」

    而在這些歌中,如她自己所說,《Stay-牡蠣之歌》受魔幻文學作品影響,《島嶼雲煙》是新詩,專輯中歌詞最直白的一首《Selling》則是受西方搖滾影響,「完全直述句的一首歌,是我很少寫的那種形式。」還有一首《南國的孩子》,根源來自民謠。「我認為我會受這些搖滾或民謠影響那麼大的原因,還是來自於我們的精神概念可能是相通的。《南國的孩子》其實是那麼優美的歌,可能受到Joan Baez的影響,但是我寫的完全是我周圍的文化、我這個時代的東西,我不可能去追她那個情懷。」

    我很好奇她是否把自己算作台灣民謠脈絡中的一員。「我永遠是台灣民謠裡的一員,這沒有問題。」她說,「我認為真心的民謠其實是反映當下的時代,跟各種人的內心狀態,是在講述人與時代的關係。你觀察環境寫歌,你看著自己寫歌,這就是為什麼民謠那麼雋永。我認為我的精神是民謠的,但是我的形式不可能停留在民謠裡。從Bob Dylan拿起電吉他,或者是Neil Young突然開始彈著電吉他唱《Hey Hey My My》,我覺得其實當下說不定會有人覺得不理解,或者是討厭,或者是失望透頂。但實際上影響我很大的音樂人都有共同的特點,他們毫不遮掩生而為人的追求跟慾望,不管這個慾望是善良的還是粗鄙的,那個東西影響我很大。他們讓我發覺,在舞台上活生生的東西才是歷久彌新的,不管當下看起來多難看。如果只在台上精雕細琢,只求一方面的燦爛的話,那個東西是會在時間裡褪色的。」

    張懸的嗓音逐漸沙啞,的確,她今天已經說了太多的話。這姑娘可能是累壞了,要不就是三明治吃得太猛,忘了喝水。她為人率真、誠摯,甚至已經瀕臨逢人便掏心掏肺的境地。她不打官腔,直述心中的感受。然而又很少有人敢說自己真正瞭解張懸,因為她對內心的拷問已非常人所能及。

    《城市》裡的聲音未必能得到市場的廣泛接受,這裡沒有像《寶貝》那樣簡單甜美又多愁善感的作品。可是28歲的張懸憑什麼還要活在15年前的創作裡?

    「當你要去表現一個你自己相信的美感的時候,它一定會帶來批判,也一定會帶來盲目的支援或不理解。」張懸說,「但那些東西過去以後,我們都還是會感激或者珍惜你居然敢做這種事情,不然我從來都不知道這種事情有可能發生。」

  全文詳見雜誌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