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09.08.01 刊號:00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應報而未報 媒體失職難逃金融海嘯報應

應報之道:協助經濟復甦 尋找共同利基
黃肇松

2008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克魯曼(Dr.Paul R.Krugman)今年5月中旬訪問日本、中國大陸和台灣,對金融風暴問題深入針砭,甚至預言「最壞的情況還未到來」,而捲起了一陣旋風。不論你是否贊同他的論點,對他立論之果決、態度之坦率和文筆之犀利,大概都不能不留下深刻的印象──儘管反對他論調的人,尤其是主政的政客,私底下可能恨得牙癢癢的。

然而,美國新聞界最高榮譽的普立茲新聞獎在今年4月底公布2009年得獎名單,三個獎項與去年美國總統大選歐巴馬以黑人候選人贏得歷史性勝利的報導有關;有關政客「性醜聞」的調查報導,也贏得兩項大獎,包括《紐約時報》以率先報導紐約州州長史匹澤在華府召妓醜聞獲頒突發新聞獎,《底特律自由新聞》則以揭發底特律市長奇爾派垂克曖昧簡訊的調查報導贏得地方新聞報導獎。令人意外的是,去年到今年在全世界各地攪翻天的金融危機的相關報導和評論都未獲任何獎項,事先被看好可以穩贏專欄獎的克魯曼在《紐約時報》發表的數十篇有關金融危機的專欄也摃龜了。專欄獎由《華盛頓郵報》勝出,主題當然與金融風暴無關。

不少人認為,這是對新聞界的一個警訊。由各界菁英俊彥組成的普立茲獎評審委員會,可能藉此批評媒體未能在危機爆發之前發出足夠警訊;未能發揮新聞媒體看門狗的功能,而善盡看門狗新聞學(Watchdog Journalism)的職責。主辦這個獎的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旗艦期刊《哥倫比亞新聞學評論》旗下專門研析財經新聞的《媒體鑑勘》(The Audit)總編輯史塔克坦率指出,「後見之明的報導與評論,再傑出都沒用」。

為何歷史總是不斷重演?

經濟學大師克魯曼教授竟然在普立茲獎項摃龜的「意外」,把筆者帶回到十年前的一段往事,心中的疑惑又油然而生:為何歷史總是不斷重覆發生?

南韓主流報紙之一的《中央日報》(屬三星集團)從1996年起主辦「亞洲媒體研討會」,每年訂一主題討論媒體與政治、經濟、社會之關係,邀請15個亞洲國家主要報紙的代表與會。筆者當時擔任《中國時報》社長兼總編輯,從第一屆開始,年年受邀與會。猶憶1997年第二屆會議主題是「廿一世紀的亞洲與亞洲媒體角色」,請到馬來西亞智庫負責人,也是當時馬國總理馬哈地主要智囊的諾丁博士(Nordin Sopiee)發表主題演說。

諾丁強調,由於亞洲經濟高度成長持續了20年,基礎穩固,將可維持到21世紀,型塑成功一個獨具特色的亞洲價值,他建議亞洲媒體繼續鼓吹「亞洲奇蹟」的擴充,在繁榮、和平、前瞻的環境中,促進亞洲民主的成長。當時多數與會者表示同意。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