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華 發行日期:2021-11-10 刊號:11月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台灣奧運射箭男團「銀」家 魏均珩、鄧宇成、湯智鈞

【文˙謝宜婷 圖˙林格立】

射箭男團心理師陳若芸,都會在場邊觀察選手訓練,透過他們的臉部表情與動作變化察覺心理狀態。選手每射完一輪箭,她會陪著他們走到70公尺處的標靶拔箭,在這個過程中鼓勵、更認識他們。「我也會給選手作業去觀察隊友,因為人比較容易看到自己做不好的一面,但透過別人回饋可以看見自己表現好的地方。」陳若芸表示,除了觀察隊友,她也會與選手一起設定目標、事後討論,幫助他們從完成的事情中找尋自信心。

努力訓練,相信自己

問起林政賢台灣射箭在世界名列前茅的秘訣,他表示除了從小訓練紮實之外,還有「我們(國家隊)訓練都不按牌理出牌!」面對這一代自我要求極高的選手,每次參加國際賽總以奪牌為目標,賽前的體能訓練也非常主動積極,晚上還會相約一起射箭,教練團反而要適時提醒他們去休息,當發現選手有點疲勞,還會提議先一起出去吃冰、看電影,再回來練習。

射箭男團三人面對訓練,各有獨特見解。魏均珩說:「有時候,我晚上會自己到射箭場練習,挑戰不開燈射箭。」因為他相信「心中有靶就有靶,懷疑自己的時候就射不到。」鄧宇成認為:「每天訓練就是找出最理想的角度與姿勢。當天一拿弓,拉第一支箭時,就知道有哪些熱身要做得更徹底,要把專注放在哪裡。」而湯智鈞著重在模擬:「我會幻想一個對手,他可能射10、10、9的成績,換我射的時候,我就努力去做動作。」

除了教練團,奧運隨隊醫師郭純恩也給選手很大的空間去做決定,當她到國家運動訓練中心為射箭選手針灸,幫助他們放鬆肌肉時,她發現每個人的需求都不一樣:「老鄧(鄧宇成)習慣肌肉是緊繃的狀態,這樣他比較好施力,所以這麼多年來,他只讓我針過五次吧。湯包(湯智鈞)是針對局部,他會問我可以針三角肌,放鬆一點點就好嗎?阿魏(魏均珩)當天如果沒有要治療,也會報告自己的狀況,對自己的狀態很負責。」郭純恩認為射箭是講求全身肌肉平衡的運動,只有選手最清楚自己身體的狀態,因此不會要求選手配合,而是尊重他們對自己身體的掌握度。

享受比賽的緊張

射箭與多數運動不同,站上發射線後,就要獨自面對比賽,安靜地承受內心所有情緒。面對奧運這類大型賽事,如何保持專注、控制心跳,是致勝的關鍵。

魏均珩以運動心理學觀念「覺醒水準」來說明,每項運動需要的亢奮程度都不同,射箭的覺醒水準要位於中間,因此面對緊張,「不要排斥,要想怎麼去吸收、轉換,跟自己結合,變成你的東西去活用它,將緊張變成亢奮!」

而過去一緊張,箭著點就無法集中的湯智鈞,現在懂得不能心急,「因為比到最後大家成績都差不多,心態正確,在比賽上才會有更多正能量與信心。」在場上幾乎面無表情的鄧宇成,看似缺乏亢奮情緒,但東京奧運比賽結束後,在醫師郭純恩的詢問下,才說出心聲:「我緊張到快死了,但還可以接受。」這才讓郭純恩發現鄧宇成正努力維持適當的亢奮程度。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