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華 發行日期:2021-11-10 刊號:11月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蕨」色島嶼 台灣蕨的前世今生

【文˙鄧慧純 圖˙林格立】

好萊塢電影《侏儸紀公園》留下了一句經典台詞:「Life finds a way.」(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台灣蕨類教父郭城孟再補充註解:「蕨類是生命自己尋找出路的最佳例證。」

四億年前,蕨類曾是森林霸主,後來地位陸續被種子植物和開花植物取代,但蕨類沒有因此滅亡,反而演化出更強悍的生存機制,繼續欣欣向榮。

▲因為研究蕨類,讀懂了自然的韻律,讓郭城孟重新看見台灣。

在郭城孟著作的《蕨類入門》中提到,全世界的蕨類植物可分成39科,台灣就有34科。以品種來算,歐洲大陸約150種,北美洲約400種,澳洲約450種,而面積區區3萬6,000平方公里的台灣,已登錄的種類就多達650多種,以單位面積的比例來計算,稱台灣為「蕨類王國」自是當仁不讓。

何以蕞爾小島上蕨類花樣如此多元豐富,讓人「蕨」得好奇,且聽郭城孟說「蕨」吧!

身懷「蕨」技

我們與郭城孟相約在台大植物標本館碰面。他是瑞士蘇黎世大學系統植物學博士、前台灣大學植物標本館館長、社團法人台灣生態旅遊協會名譽理事長,一頭灰白髮,一派溫和謙讓的學者模樣,說話不疾不徐,但郭城孟一開口總能把一般人不甚熟悉的蕨類說得妙趣橫生。

研究蕨類的郭城孟有多瘋狂呢?他回想年輕時,台灣到處可見蕨類,卻喊不出名字,他就翹課爬山採集蕨類,再製作分類索引卡。翻遍可找到的書籍雜誌,一筆筆資料爬梳比對,記錄拉丁學名。大學時期的郭城孟就已經採集了台灣在地500多種的蕨類,並熟悉台灣蕨類的分類系譜。「現在想一想,我覺得年輕時候的我比較厲害。」郭城孟笑著說。但至今仍能把全台灣蕨類的拉丁學名一個個寫出來的郭城孟,應該是從年輕一直厲害到現在吧!

1970年代,台美雙方政府簽訂學術合作,共同編纂台灣植物誌《Flora of Taiwan》,這是記錄台灣維管束植物最詳盡的著作,郭城孟的指導教授棣慕華(Charles E. DeVol,1903~1989)是編輯委員之一,身為弟子的郭城孟也在其中貢獻他對台灣蕨類的認識與熱情,他笑稱這是他最早的發跡。

棣慕華是當時台灣大學少有的外籍學者,郭城孟常幫指導教授接待國際訪客,與許多國際學者建立良好互動。當時有來自美國、日本和瑞士的邀請,但鍾情於蕨類的郭城孟選擇到了瑞士蘇黎世大學,繼續他跟蕨類的緣分。之後他也到倫敦大英博物館、柏林植物園、荷蘭萊登大學、巴黎自然科學博物館、美國哈佛大學博物館,看遍了全世界的蕨類模式標本(新物種提出時所引證的標本),還曾在倫敦林奈學會親眼欣賞西元1753年發表的標本。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