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華 發行日期:2021-10-08 刊號:10月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寂靜下的專注 世界聽障羽球球后沈彥汝

【文˙曾蘭淑 圖˙莊坤儒】

22歲、現為國立體育大學體育研究所學生的沈彥汝,在她12年的羽球人生中,已掙下許多「第一」的頭銜,她是世界積分排名第一的聽障羽球選手;是全國第一位甲組球員的聽障選手;更是中華台北聽障羽球代表隊個人雙料金牌的紀錄保持者。

聽不見,原本是障礙,但沈彥汝卻化「無聲」的劣勢,為場上專注贏球的優勢。

▲世界聽障羽球球后──沈彥汝

「咻!」「剎!」高速擊球的瞬間,發出爆破的聲響,在今(2021)年8月舉行的全國羽球排名賽中,甲組球員一來一回,擊球的嘶殺聲,猶如炮彈聲,此起彼落。

對正常的選手來說,可以依據迎面撲來的球聲,判斷球速,做出切球或挑球的回應;但對完全處於「靜音」模式的沈彥汝而言,卻仍一樣快速切球、跳殺,外表看不出她有任何不同。

這是她多年來持續加倍努力,歷經一連串挫敗、低潮,奮力追「球」下所換來的成績。

用勝過挫折來定義自己

2019年第一次排名賽最後一場比賽,身經百戰的沈彥汝,第一次在球賽中落淚。

她先在2018年的排名賽中,敵不過「16強魔咒」,被刷了下來;2019年好不容易打到前四強,卻瀕臨崩潰的狀況。

為了迎戰排名賽,沈彥汝已經練到像機器人般見招拆招的地步,什麼球來就用什麼球反擊,但也因為對自己要求太高,反覆修正反手、小球的動作,太鑽牛角尖的結果,身心消耗殆盡。

到最後兩場比賽時,雖知道再贏一場就升甲組,她形容自己:「我就像一個失控的機器人,做不到訓練時的動作,內心愈焦躁,視野就愈狹隘,動作愈來愈猶豫不決,好像看不到對手的球,無法好好迎戰,比賽時覺得為何如此漫長。」其實比賽只花了20多分鐘就結束。

敗下陣來,沈彥汝深刻檢討,備戰下一輪的比賽。她刻意壓制練球的慾望,少打一些球,轉而進行肌力、重量的訓練。做好調整的她,在第二次排名賽中,完全放鬆,縱使面對比她強的對手,在長達一個多小時的比賽中,抱著「超越自己」的決心,順利擊敗同樣是種子球員的選手,成為全國第一位甲組球員的聽障選手,也實現了她認為不可思議的夢想。

用比賽走出低潮

沈彥汝一出生,一耳聽力就出現極重度障礙,另一耳是中重度障礙,直到三歲才叫出第一聲「媽媽」。對沈彥汝而言,戴著助聽器,因為常常聽不清楚,聲音變得更吵嘈,加上在意別人的眼光,讓她特別內向,不太敢開口說話。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