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畫刊 發行日期:20211005 刊號:64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音樂時空旅人 回味舊城迷人樂曲

文-張煥鵬 攝影-EGG、張晋瑞 圖-漢珍數位圖書、國立臺灣文學館、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百合花樂團主唱林奕碩重拾1920、30 年代的音樂元素,融合現代搖滾創作,迸發獨特的音樂魅力。(攝影/ EGG)

音樂是一種記憶載體,反映不同時代的社會背景與文化。1920、30年代的知識青年為了推動社會改革、實現理念,他們唱著自創的社運歌曲,用音樂傳達對理想家國的想像。百年後的今日,百合花樂團主唱林奕碩從生長的土地出發,融合傳統樂器與搖滾創作,用音樂展現新世代青年的自我主張與信念。

 

穿越百年的音樂邂逅

 

聊起與傳統歌謠的緣分,林奕碩說,他在大學二年級時修了音樂學家簡上仁的台灣歌謠與文化課程,自此開始認識百年前的台灣音樂。其中,他對於1930年代台語流行音樂格外有興趣,許多當時具有代表性的歌曲, 也深深影響他日後的音樂創作。

 

在過去沒有唱片的年代,京劇、南管戲、歌仔戲是原本台灣的音樂主流,直到1910 年留聲機和唱片傳入台灣,台北榮町(今衡陽路)有了第一家販售留聲機和唱片的「株式會社日本蓄音器商會臺灣出張所」,銷售的唱片以西洋和日本歌謠為主。

 

到了1920年代,多家日本唱片公司在台北設立分公司,唱片市場規模漸漸成形,此時,正巧也是台灣重要的文化覺醒年代。當時許多受到現代思潮洗禮的知識青年常於大稻埕交遊,透過音樂、戲劇、文學等各種形式活動,引領民眾重新認識自我,因此誕生了〈咱台灣〉、〈台灣自治歌〉等政治意識強烈的音樂。

 

另一方面,隨著台灣唱片越來越普及,除了西洋和日本唱片之外,具有台灣本土特色的北管、歌仔戲、山歌、採茶歌等專輯,也出現在唱片行;具有名氣的酒樓藝旦和樂師錄製的唱片,更是掀起一波流行風潮,受到普羅大眾的喜愛。

 

到了1930年代,台語流行歌謠逐漸進入人們的娛樂生活。1932年,上海聯華影業出品的黑白默片《桃花泣血記》於大稻埕第一劇場上映,劇院特別找了知名辯士詹天馬和王雲峰創作同名歌曲為電影宣傳,歌詞中包含歌頌自由戀愛的內容,結果大受歡迎,自此開啟台語流行歌謠的黃金年代。

 

林奕碩說,今日人人隨口都能哼上幾句的〈望春風〉、〈雨夜花〉等,都是當時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歌曲。然而台語流行歌謠的輝煌時代,隨著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以及日本在台推行皇民化運動,台語歌謠被禁唱,或是改編為激昂的日語軍歌,1930年代百花齊放的台灣流行音樂畫下休止符。

 

經典歌謠傳唱時代記憶

 

問起林奕碩這些台語歌謠有什麼魅力,「白牡丹笑呅呅,妖嬌含蕊等親君……」他哼唱起這首陳達儒作詞、陳秋霖作曲的〈白牡丹〉,短短幾句歌詞中,旋律百轉千迴。「每個字的音都要拉得很長,而且整首歌有很多轉音,旋律充滿變化。」他補充說,除了轉音,有如詩句般的敘事方式也是這些歌曲的一大特色。

1 2
1911 年於《臺灣日日新報》上刊載「株式會社日本蓄音器商會臺灣出張所」開張報導。(圖/漢珍數位圖書)

1911 年於《臺灣日日新報》上刊載「株式會社日本蓄音器商會臺灣出張所」開張報導。(圖/漢珍數位圖書)

林奕碩將南北管、戲曲等傳統表演藝術所使用的樂器與當代音樂結合,為台語歌曲創造新的感受。(攝影/張晋瑞)

林奕碩將南北管、戲曲等傳統表演藝術所使用的樂器與當代音樂結合,為台語歌曲創造新的感受。(攝影/張晋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