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1/10 刊號:341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Feature|製作人在亞洲

重新觀看當代亞洲樣貌
文字 藍貝芝(「亞洲製作人平台」籌辦委員、樹德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助理教授)

「製作人」,是個謎樣的角色,外界看起來具有相當的決策權,但只有他們才知道工作內容有多麼紛亂龐雜。尤其對流動於各團隊中的獨立製作人來說,究竟這份工作的實際輪廓為何?有不少人仍如此回答:「持續探索中」。幸虧近年來,國際交流愈來愈頻繁,「亞洲串連」帶給製作人開拓新視野的機會。藉著此次專題,本刊邀請幾位獨立製作人分享、剖析各自「在亞洲」的獨特經驗,提出對此工作的未來展望。

▲ 藍貝芝

解嚴之後,小劇場成了亞洲交流的起點

早在解嚴之後的90年代,已有劇場前輩們在亞洲交流的印記。當時台灣公民社會蓬勃發展,小劇場的能量持續成長,也開始有能力和空間對外連結,與亞洲其他地區進行交流,其中較具系統化且持續的包括以王墨林為首的「身體氣象館」,自1992年起便邀請歐洲及亞洲行為藝術家,建立國際行為藝術節的雛形,進入千禧年後更增加障礙藝術節「第六種官能表演藝術祭」(註1)和「亞洲相遇」(Asia Meets Asia)計畫(註2),姚立群接手並身兼牯嶺街小劇場館長後,更有意識地將交流地區擴延,包括東京、香港、首爾、北京等。

其次延伸出來的是左派政治和民眾戲劇的脈絡,陳映真創立的《人間雜誌》在90年代初和香港民眾劇社的莫昭如先出版了民眾戲劇理論的相關書刊,之後與菲律賓的民眾戲劇組織串連,負責書寫戲劇的王墨林和鍾喬以各自的實踐脈絡和展演風格,樹立了台灣左派和民眾戲劇的地位,亞洲研究中的核心命題:冷戰、(後)殖民、西方帝國主義、亞洲主體性等,也融入其創作內涵。

由平珩成立於1984年的皇冠小劇場,在1997年起和東京的小愛麗絲劇場、香港藝術中心共同成立「小亞細亞—亞洲小劇場網絡」,有計畫地讓亞洲各國小劇場作品流通,兩年後亦開始發展小亞細亞舞蹈網絡,然而10年不到的時間便因種種因素停辦。從網路上的記錄資料顯示,小亞細亞網絡在那個時代就面臨「亞洲難題」,例如誰才具有亞洲代表性,資源永續,美學與社會批判的辯證,創作者和節目的選擇應重於深度交流或者文化多元性等問題,時至今日仍是值得借鏡的經驗和叩問。

當然亞洲的交流不止這些,以上僅試圖點出過去以藝術家為主體的亞洲交流,在表演藝術產業分工更細緻化的今天,交流的不只是創作內容,更發展至文化生產的物質脈絡和製作細節的配置。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