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華 發行日期:2021-09-11 刊號:9月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走進女影人的觀景窗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文˙陳群芳 圖˙台灣女性影像學會提供】

「女人的自由完整全人類的自由。」美國前第一夫人貝蒂.福特

立基於前人對女性權益的爭取,現代的女性擁有發聲的自由,以電影、文學、舞蹈等為媒介,表達心中所想,讓創作慾遍地開花。而自1993年台灣便開辦亞洲第一個國際女性影展「Women Make Waves台灣國際女性影展」,開啟了女影的濫觴,今年將邁入第28屆。引薦國內外女影人的電影作品,暢談生育、多元性別、情慾自主等議題,邀請觀眾跳出性別的框架,一起透過女影人的觀景窗,看見更精采的世界

▲本屆女影特別放映李美彌的作品,帶觀眾認識這位電影史上鮮少被提及的女導演,一探1980年代台灣先鋒女性的面貌。

跳出性別的想像

名為「女影」,或許會有人以為是放映給女性看的電影,策展人羅珮嘉表示,女影不只是給女性看,否則就窄化為同溫層的沙龍聚會。她觀察到這幾年女影的男性觀眾變多,也有許多男性來應徵實習生,當中有不少年輕人會自稱是女性主義者。「性別主流化、情慾流動、多元展演」等,成了大學生隨口討論的詞彙,令羅珮嘉驚豔,也是社會在進步的一種象徵。

提起女影,腦中就浮現女權、酷兒等關鍵字,問羅珮嘉是否覺得這樣的女影形象太過刻版,她倒是很坦然,女權、酷兒是女影的基本,常常也是入門觀眾被吸引的點,但認識女影後,便會發現內容包羅萬象。以今年的片單為例,總共11個單元,有探索酷兒樣貌的「酷異幻化‧非關定義」;「聲社場所:發聲、抵抗、不再恐懼」單元則探討從性別暴力到勞權等不同面向的社會議題;還有集結女導演拍攝的科幻片、喪屍片的單元,甚至還有女同志喪屍片,大大超出人們對女影的想像。

談起與女影的緣分,羅珮嘉笑說,自己有次回嘉義,恰巧遇到女影在中正大學巡迴放映,當時還不知道女影的她去看了一部談家暴的電影,全場睡成一片,但曾是家暴目睹兒的她感動萬分,心想,怎麼有影展專門放怪片。後來在台北工作的她,看到女影在徵字幕翻譯專員,抱著試試看的心情應徵,就一腳踏進了女影。

從20幾歲加入,到如今40幾歲,羅珮嘉從翻譯、版權洽談、選片、行銷等女影的各個環節,逐步成為行政總監、策展人。父母離異、由媽媽帶大的羅珮嘉,在母親身上看到女人可以靠自己去追求夢想。但另一方面,到了某個年紀就該結婚生子,本來是她在進女影前的自我預設;可是現在的她不害怕挑戰社會價值,「我就是別人眼中的敗犬、剩女,但我沒有任何的卑微感,反而覺得驕傲,證明我有自由,可以追求更多自己想做的事。」羅珮嘉認為,「以前我心目中的女性形象是責任,可是接觸女影後,女性的樣貌是很多元、自由的。」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