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華 發行日期:2021-08-11 刊號:8月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我們在台灣做出版 專訪出版人初安民、胡金倫

【文˙蘇俐穎】

台灣自由開放的民主社會,形成活力奔放的輿論環境,也造就了蓬勃的出版產業。在這樣活絡具競爭力的場域,也吸引到各地華人爭相插旗,圓一個年輕時代就醞釀的文學夢,或掙一個對外向國際發聲的管道。這一回,我們專訪來自大馬的胡金倫、韓國華僑初安民,在海外長大的他們,為何選擇來到台灣?又如何情定出版事業,終身不悔?

▲莊坤儒攝

初安民

1957年生,祖籍山東牟平,長於韓國,年輕時來到台灣,畢業於成大中文系,曾任中學教師;是詩人、作家,也是擁有卅多年經驗的資深出版人,曾編過《聯合文學》、《短篇小說》,目前是《印刻文學生活誌》總編輯。

初安民是花甲少年,年過六旬的他,時間染白了髮鬢,卻淬礪出另一種神采,這種神采調合了他的文學夢、憂國憂民的文人傷感,還雜揉了夢想在現實中的衝突,以及自我解嘲的小小幽默。

被國學滋養長大的文藝少年

身為韓國華僑第二代,初安民的父親來自山東煙台,作為一名中醫,是農業社會極少數的知識份子,1949年中國大陸政局丕變,他選擇逃亡到海外,但因船隻過小,無法到達台灣,最終只好落腳在韓國。

在南韓鄉下出生長大的初安民,父親老來得子的緣故,對他呵護備至,同時也施以極為嚴格的教養,初安民回憶,在那沒有玩具的童年,極稀有的外出時間,「父親就跟我講他的故事,也把家裡的《論語》、《左傳》,從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給我聽。」初安民回憶。

就在這樣的耳濡目染之下,他承繼了父親對於神州大陸的失落之情,以及對自由台灣的憧憬,「他沒有留下什麼遺產,他留給我的是他的情感債。他的神思、他的國度,還有他的故國之悲。」初安民說。

然而,在虛幻的去國懷鄉情緒裡,唯有文字、書本是唯一紮實的生存養分,滋養著年少的心靈。彼時,他在台灣同父異母的姊姊,偶爾會寄來各種土產,包裹在各種鳳梨乾、鳳梨罐頭外的《中央日報》,即使是廣告上的文字,也讓他讀得津津有味。

成為一名文學編輯

談初安民,人們多記得他的編輯身分,罕論其文學成就。但其實初安民提筆甚早,也交出了好成績,1977年舉家從韓國移民來台,他進入成大中文系就讀,1979年就獲得校內的鳳凰樹文學獎,還出版過多本詩集。

1 2 3 4